新浪资讯

2次顶替只换来1封道歉信?苟晶高考前夕再发文

6月22日,当事人苟晶在社交媒体上说出了自己的经历,称自己在1997年和1998年两次高考中都拿到了“假成绩”。并表示其高三班主任邱老师曾在2003年给自己写过一封信,信中说邱老师在1997年曾让自己的女儿顶替过苟晶。

苟晶表示,在自己爆料之后,邱老师曾带人来到母亲家里进行拜访,并带去礼物以及一万元现金,之后邱老师又带着人直奔浙江寻找苟晶。

24日,邱老师一行人来到苟晶所在的厂区,希望和苟晶见面,但是并未得到苟晶的允许。据该厂监控显示,邱老师一行人于当日12时左右到达,19时左右离开。而此事的调查组也随后赶到,他们和邱老师“擦肩而过”。

6月28日深夜,山东自称2次遭顶替上大学的当事人苟晶再次发文↓↓

#冒名顶替上大学# #高考前几天的你#今年高考倒计时还有8天,在这个当口,所有媒体及平台都被“矢声”了关于我的报道,我表示深深地理解。对于一些社会底层而言,高考是他们改命运最重要的一次机会。与众多考生的命运相比,我认为他们比我重要。一切以即将到来的高考为重。

我该陈述的事实,在实名举报时说了线索,在采访及调查组询问时说了详情,请不要再激将我提供证据,证明“我自己是我自己”了!接下来,调查组也好,相关部门也好,看你们的了……

高考是相对公平的选拔人才的平台,只有环境相对纯净,才能选拔到真正的人才,让他们学成之后投身的祖国的科研事业中,让我们的祖国更强大!

我相信我的祖国,以及我的家乡会给我一个真相,给全国有梦想通过高考改变命运的农村孩子一份安心。

经历人间冷暖,一遍一遍的受伤才会懂得包容一切不完美,世事变迁,仍相信“神魔”不可能永远张牙舞爪在人间!

目前,苟晶的班主任邱老师仍未作出任何公开回应。

6月28日,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讲述了冒名顶替事件的三种情况。

1、 考生高考后对录取他们的大学不满意,于是选择重修一年。但很多地方在当时都有只收应届生的规定。于是他们在复读后,会让第三者顶替自己去大学学习,而自己则冒用第三者的身份继续读书,以应届生的身份参加来年高考。

2、 某些考生在被录取后由于参军或得到其他工作而放弃学业,也有同学因经济问题不能继续去大学读书。而这些名额也会被他人惦记,双方之间会形成交易,彼此配合完成顶替。

3、 家长利用金钱或者权利偷窃他人的成绩,被顶替者对此全然不知。但胡锡进表示,这种方式风险最大,因为一切在被顶替者不知情的情况下完成,需要进行的操作和环节也多。

胡锡进称,前两种情况中,虽然被顶替者知情,但和第三种一样,都不会被法治接受。

此前报道在6月22日,苟晶以“前世是天使2001”的网名发帖称,自己曾在1997、1998年山东高考中连续两年被冒名顶替,其中1997年顶替者为此前自己高三班主任的女儿,该班主任曾给其写过忏悔书。

1998年再次参加高考时,考前摸底考区第4名的她却最终被并未填报志愿的湖北黄冈一所中专录取,怀疑再次被顶替。

济宁市任城区人民政府24日发布通报,目前调查组已与发贴人建立联系,将进一步了解有关情况。

综合天下网商和荔枝新闻报道,就在苟晶发文的第二天,23日下午,老班主任邱印林就带着妻子、女儿女婿,拿着牛奶、面粉和1万块钱辗转找到了苟晶的济南老家,向其独居的母亲询问苟晶目前的住处。

苟晶说,邱印林从头到尾没有提当年高考之事,也没有道歉,“临走时他冲着我妈说,你二女儿的孩子马上就要中考了吧?说完,他笑了一下。”

苟晶认为这是一种威胁,于是她把去年一条为了给女儿高考助威,自己穿着旗袍和家人合影的朋友圈隐藏了,她怕有人循迹找到孩子伤害孩子。

被苟晶母亲拒绝后,邱印林又奔波700多公里寻至她在浙江湖州的工作地点。苟晶发视频称,他还带来了一些“陌生的面孔”,堵在厂区门口,逮着人就问“苟晶在哪儿?”

监控显示,6月24日一辆山东牌照的白色小汽车堵在厂区门口,有几名大汉从中午12点蹲守到当晚7点多。

苟晶的同事还表示,当时邱印林还骗他们说自己是苟晶的亲戚,来解决苟晶与其女儿之间的矛盾,随后就一直在厂区里晃悠。

苟晶当时在办公室里坐立难安,既不想原谅他,又怕这个七八十岁的老汉跟自己拼命,更怕他下跪哀求,于是避着他,“他不坦诚,八十岁了,心性没改,他始终没意识到自己该负什么责任。”

在采访中,她说起2003年邱印林通过苟晶三妹寄来的道歉信。在信中邱印林承认,1997年苟晶第一次参加高考后,让女儿顶替她上了大学。

信的大致内容是:我的女儿没有像你这样聪慧,智商有点欠缺,她不争气。我作为一个父亲,非常不容易。1997年,我在很无奈的情况之下,才让她顶替了你的成绩去上大学。作为一个老师,我这样做,的确有违师德,但是请你原谅我。

当时的苟晶正抱着刚出生的儿子,气愤异常。但想到生活拮据,无力起诉,又推测可能过了追诉期,于是作罢。

后来她再想想,觉得邱印林当时选择那个契机寄道歉信可能出于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如果三妹毕业后可能很难再联系上苟晶;二是当时正是三妹高考前夕,这个真相可能是让苟晶对小妹会不会遭遇同样命运有一份掂量。

苟晶始终认为,这封道歉信中,邱印林只是忏悔,但不是懊悔,“就觉得自己当一个老师不应该这么去做,但是他迫于无奈,没有后悔的意思。”

不过时隔多年将这封道歉信公开,苟晶表示自己不是为了得到道歉,她更想要的是两次上大学被顶替的所有真相。

她在视频中向邱印林喊话,称从窗户里看到老师满头白发和依旧熟悉的走路背影,自己也很心疼。但她还是想说:“我现在要的是一个真相,不光是给我也是给我已经在天之灵的父亲,所以请老师你也不要为难我,我可以体谅您作为一个父亲的苦心。”

来源:综合 人民日报 中国教育电视台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