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资讯

另一个豪门争产也暗暗开始了……

圈内

关注

随着赌王的去世,何家的一些纷争和疑团似乎尘埃落定,而另一个“豪门”刘銮雄一家最近也传出大刘病重,财产再分配的新闻。

在这次股权变动之前,甘比持有华人置业50%的股份,刘銮雄和原配宝咏琴的长子刘鸣炜持有24.9%的股份。

而最近刘鸣炜已经把自己持有的24.9%的华人置业股份全部转给了甘比(陈凯韵),自己一股不留。

刘鸣炜转让股权之后,甘比和自己所生的二女一子在华人置业的股份已经高达74.99%。

这波股权转让被网友称为:长子的财产全部转给了后妈。

有人认为:刘鸣炜是“净身出户”。并脑补出一出后妈上位,逼走太子的宫斗大戏。

但事情并非网友脑补得这么简单,需要注意的一点是:

刘鸣炜并非是把股权“送给”甘比,而是卖给她。

用刘鸣炜自己的话来说是,“我买卖任何股份,纯属我个人投资的分布。”

所以,刘鸣炜等于是把股权卖给甘比“套现”,他最近也出任了海洋公园董事局的主席,准备把工作重心投入到海洋公园的相关事务上。

所以说本次刘家的财产再分配,与其说是太子被废黜,不如说是刘鸣炜不甘心在父辈打下的江山里受制于人,自己主动走出去开疆辟土。

如果说长子刘鸣炜走的是“与其继承家业,不如自己出去混”的路线,那么“刘太”甘比则拿的是“伏低做小”的攀附生存的剧本。

2016年11月18日,刘銮雄和甘比登记结婚。

在登记的前几天,刘銮雄发表和女友吕丽君的“分手声明”:

这意味着多年来“二女共侍一夫”的局面终结了,当时很多媒体称甘比为“赢家”,吕丽君被“扫地出门”。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港媒还给两人做了一个比较:

从学历和出身来说,吕丽君要高甘比一筹。

吕丽君作为落选港姐,在伦敦拿到过生物博士学位。

并且资历也比较早:2002年就为大刘生女、获赠了“ILoveYou”的车牌号,还先后拿到了擎天半岛近千万的豪宅连车位、2千万毕架山峰中层单位,及4.8亿山顶白加道31号D屋……诸多房产和名牌包。

可以说在甘比出现之前,实实在在的被大刘“宠”过。

而甘比则拿的是著名的小娱记“逆袭”的剧本。

作为苹果日报的记者,她经常采访刘銮雄,后来慢慢就成了刘銮雄身边的红人。

2001年,21岁的甘比以苹果日报记者的身份采访刘銮雄,与之相识,并在一年后辞去记者工作,进入到华人置业旗下公司工作,从事化妆品业务,开始成为刘銮雄众多女性好友中的一员,后于2008年为刘銮雄诞下女儿刘秀桦,2012年又诞下儿子刘仲学。

一开始,吕丽君对甘比的存在尚且隐忍。

直到2008年10月,甘比为大刘生下女儿,引爆了吕丽君埋藏已久的炸弹,她在没有告知刘銮雄的情况下,向媒体发了一封公开信:

这封信的直接后果就是刘銮雄发了很大的火,并且停了吕丽君的银行卡,逼着她学会夹起尾巴做人,不要妄图挑战自己的权威。

吕丽君只能服软。

各种讨好之后,终于和刘銮雄关系有所缓和,当时港媒用“吕丽君批准甘比入宫”的标题来形容这个荒诞的二女共侍一夫的三人行奇葩事。

从此以后吕丽君再也没有敢闹事。

但她和甘比之间暗暗的较劲还是不断的,最突出的就是拼儿子。

2010年8月20日,吕丽君为刘銮雄生了一个男孩,当时媒体报道用了一个很喜感的标题:胜利回归!

甘比在吕生了儿子之后,不但没有失宠,于2012年12月16日给刘銮雄生了一个女儿。

两位女友各有一子一女,打成平手。

这种看似“均衡”的三角关系,因刘銮雄健康状态的恶化,发生了改变,天平越来越向甘比这边倾斜:

2016年,刘銮雄因肾衰竭换肾,手术后一度暴瘦,甘比鞍前马后的对他进行无微不至的照顾,而吕丽君则很少出现。

在媒体的镜头下,甘比和刘銮雄每次同时出现,几乎都是她小心翼翼,尽心尽力照顾刘的姿态。

曾经在底层摸爬滚打的甘比,更懂得怎样讨“雇主”的欢心,伏低做小,无怨无悔。

而以“刘太”自称,擅自发表声明,挑战刘銮雄这个“皇帝”权威的曾经的“宠妃”吕丽君,就成了反面教材。

两人一对比,显得甘比格外顾大局,识大体,“温良恭俭让”。

再加上刘銮雄身体每况愈下,“患难见真情”,甘比居然得到刘銮雄的些许“真心”,被刘称作是“不爱钱的女人”。

而吕丽君则成了刘口中嗜钱如命,贪得无厌的人。

有记者问刘给甘比打多少分,刘给了满分。

还少有的会哄着让着甘比,似乎有一种老男人遇到的“真爱”的感觉。

此时败下阵来的吕丽君,再打出温情牌已然无效。

只能愿赌服输。

在2016年甘比和刘领证的时候,媒体猜测吕丽君表面示好,其实暗地里早就准备强大律师团,准备等大刘过世后跟甘比争夺遗产。

但刘已经逐渐把财产转移到甘比名下,还做好了打官司的准备,暗讽有些人想要挑战他订下的遗嘱。

最后以吕丽君保证不争产的声明,这波“分家大战”暂时告一段落。

而拿到一纸婚书的甘比,则像穿上了“水晶鞋”的灰姑娘一样,正式从“女伴”成为法律认可的富豪的太太,跻身于上流社会。

“朋友圈”也越来越华丽富贵,是真正的名媛了。

放眼港澳富豪圈,总是会看到一些似乎“大清未亡”的新闻,比如洗米华的“一妻一妾”,“妻妾争宠,享齐人之福”。

赌王的讣告,也给人一种还身在旧社会的感觉:

当“妻妾”这种词还出现在2020年的今天,是有些荒谬,但也不得不承认赌王的故事有其时代性。

外界认为赌王家族争产就是几个女人轮番坐庄,大概都认为赌王风流成性,想起了传闻中那句“我不可能一辈子当和尚,况且我当时已家大业大,工作非常繁忙,各种各样的应酬不少,需要一位女性操持家务,并时常陪伴自己左右”吧……

这段话出自《何鸿燊传》,因此被认为是赌王亲口所述。

但我事后去细细翻过,发现94年出版的《一代赌王何鸿燊传》,作者叫冷夏

《澳门赌王何鸿燊全传》的作者,是祝春亭和辛磊

他们有一个共同特点——都没有接触到过何鸿燊本人。

赌王说过“不能一辈子做和尚”这话吗?说过,但是是在1979年对黄霑说的。

当时黄霑代表《明周》连续采访了三次何鸿燊,写成系列文章《数风流人物》,连续六期刊载。

“不能一辈子做和尚”还有前一句话,是“我有两个太太,其实有苦衷。”

原话整体是,“我到现在(1979年),一样很爱她(黎婉华),不过我不能一辈子做和尚,好多应酬一定是MrandMrs。”

对蓝琼缨,何鸿燊的态度也是“她很小就跟了我,对我非常之好。”

黄霑问赌王如何平衡大房二房关系,赌王说两边两个女儿一起去TVB学习,意思是关系很好。

这的的确确是实情,何超琼在2002年的采访中也说,自己十岁之前,蓝琼缨不认“何太太”的名号,只说自己是蓝小姐。

大家都知道何超琼因为去了TVB才得以认识陈百强、哥哥、梅姑等一众明星好友,当时和她一起的正是大房何超雄。

而蓝琼缨的父亲出身自黄埔军校,参加过抗日战争,出身也不差。

霍英东本人口述而成的传记中也写到过,和何鸿燊一起做博彩是因为彼此太太常约在一起打麻将。

“好多应酬一定是MrandMrs”,也是指牵扯到谈判合作就很难绕开的“夫人外交”,算是一种权钱加持、顾忌重重之后的柔性策略。

但在赌王那一代之后呢?

事实上,何超琼不肯吞声吐气地做许家少奶奶,就已经说明了新时代的女性可以慢慢地从背后副手逐渐走到台前,成为镁光灯下的大女主。

今年福布斯女富豪榜常年在榜的“郭老太”郭邝肖卿、廖汤慧霭、朱李月华……也个个都是自己成就了一番功业的女强人。

哪怕是被我们津津乐道了很久的“洗米嫂”,之前也说过,她名下的产业其实不及MandyLieu的“分手费”多。

依照香港八卦记者们以往最爱算谁穿得寒酸、谁嫁得不富贵的“拜金”作风,MandyLieu除了最终没能上位之外,其它方面似乎还不错——毕竟拿了那么多钱还有得玩,也的确有那么用一两家媒体引用了网友意见,说她是“人生赢家”。

但主流报道并不是这样的。

随手截一两段媒体评论,看得出来得到较多赞誉的反而是Heidi,因为她当初说要离婚就真的没拖泥带水,不管早年安心做周太还是后来身处八卦中心,也坚持在搞自己的事业。

即使比钱比不过,但如果不依靠洗米华,陈慧玲女士照样可以活得还不错。

由港媒越来越多地关注女富豪的存在、在豪门争产报道中把“自主权”看得比“实际财产”更重的舆论趋势,你也能感觉到,有些陈旧的、迂腐的观念是正在被抛弃的。

而作为香港富豪圈里典型的“平民上位”的甘比,仍然拿着“后妃扶正”那套剧本,踏上的是一条“凌霄花”之路。

在甘比之前和之后,都有无数多凌霄花,只不过她的运气够好,成了刘銮雄“最后的女人”。

在甘比之前,刘銮雄是出了名的“女星狙击手”,绯闻不断。

诸如“李小姐”“关小姐”等女星,都曾经和刘銮雄的名字牵扯到一起。

刘銮雄给很多女人留下的印象是“霸气”“细心”。

他会在停电时,为自己追求的女人爬二十多层楼,只为送一份肠粉。

当然,刘銮雄最致命的“吸引力”,自然是他的财大气粗,撒钱追求。

而在刘銮雄的女人中,唯一能够跟他平起平坐说不的,是他的原配宝咏琴。

宝咏琴和刘銮雄一起打下了如今的江山,并且生了一子一女。

一开始,宝咏琴对刘銮雄的不忠,选择隐忍。

直到传说中某女星给她打电话爆粗口问候之后,宝咏琴才明白,与其在婚姻中受辱,不如离婚。

当时刘銮雄为了不离婚,许诺给宝咏琴“很多的钱”。

反正只要不离婚,还都是他的钱。

大家是不是觉得很熟悉?精明的富人总是不愿意跟一起打江山的老婆离婚。

感情成分有多少不知道,但离婚后会被分走巨额的财产和股份肯定会让他们肉痛。

这种“分家”的肉痛程度跟打发小三小四时候的几千万甚至几个亿不可同日而语。

但去意已决的宝咏琴,还是选择离婚分家产,自己做了香港第二大女首富。

只是她因这段不幸福的婚姻而气出了病,离婚后很快检查出得了癌症,后来因癌症去世。

宝咏琴财产的大头,都留给了自己跟刘銮雄生的一子一女。

长子刘鸣炜得到了宝咏琴遗产的40%。

刘鸣炜跟刘銮雄感情生疏,但跟妈妈感情一直很好。

年少的他经历了父母的离异和妈妈的去世,曾经迷失过。

但妈妈在刘鸣炜心中,一直是爱的另一种称呼。

他对于父亲刘銮雄跟诸多女人的纠葛,一直不去过问,说那是大刘自己的事情。

这种置身于父亲纷争以外的处事态度,似乎也贯穿了刘鸣炜对待父亲建立的那个商业帝国的诸多纷争中。

对于家族企业,刘鸣炜给人的感觉一直是“不积极”:

刘鸣炜先后两次退出核心管理层,第一次是08年前妻怀孕,他以陪产为由辞去职务;第二次则是本月初,他让出24.97%的股权,放弃公司第二大股东身份。

刘鸣炜看似“不争不抢”的令人费解的行为,其实背后另有一番他的道理。

虽然转让股权后的刘鸣炜依然是华置集团的主席,甘比是执行董事,但早在第一波分家后就占集团股份大头的甘比,可以凭借自己大股东的身份,把刘鸣炜这个“主席”给选掉。

跟母亲一样,刘鸣炜不喜欢这种“被动”的地位,作为一个商人,他也不希望自己成为别人商业帝国的守门人。

因此本次出卖股权,看似是刘鸣炜的“退出”,其实是“以退为进”,套现之后去做自己的事业。

抛开股权多少,卖了股份的刘鸣炜,身家虽然比甘比少,但也有600亿之巨,完全可以支撑他去开疆辟土,不至于为别人打工,或者寄人篱下。

而混战商界多年的他,不管是经商手段,还是眼界都要胜过甘比。

而比起家族产业华置,刘鸣炜更热衷于公职,他被称为“公职王”绝非浪得虚名,6月26日刘鸣炜正式接手香港海洋公园,任职董事局主席一职。而以如今海洋公园的窘状来看,未来一年刘鸣炜将会把更多的心思放在这个公职上,自然就无暇管理华置,所以他卖股份此举或许既是出于为华置考虑,也是出于个人事务的安排。

刘鸣炜向来有“公职王”的称号,不但征战商界,也在香港出任青年发展委员会副主席,关心年轻人的就业等社会问题。

尤其是疫情期间,他毫无架子的亲手做鸡蛋仔请年轻人吃,一起讨论经济和就业等问题,为他拉了很多波好感。

他的各种发言,也会强调社会责任感,关注香港的未来和民生:

打拼多年的刘鸣炜,慢慢已经跳出了父亲的“圈”,有自己的名字命名的事业。

而甘比还是一直以“刘太”的身份,出席着以刘銮雄命名的各种活动。

她也在做公益,但顶着的仍然是刘銮雄的名号。

甚至连刘銮雄为何不愿意光顾某大酒店这种事,都要甘比出面解释,而晒出的图则是两人婚后生的小女儿——刘秀儿。

将自己的命运和男人捆绑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是甘比的生存之道。

当拜高踩低的一些媒体盛赞甘比在夺产大战中“大获全胜”,而刘鸣炜“失败”的时候,殊不知胜败并非表象如此。

对于很多富豪来说,财富往往来得快去得也快,据港媒报道,香港很多富豪受疫情的影响,资产已经缩水,其中也包括甘比。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早就在商战中磨练出一身老道经验的刘鸣炜,和比起经商更擅长侍奉“老板”的忠仆甘比,谁能笑到最后,还真的不好说。

波伏娃早在上个世纪就说过令人警醒的一段话:

“男人的极大幸运在于,他不论在成年还是在小时候,必须踏上一条极为艰苦的道路,不过这是一条最可靠的道路;女人的不幸则在于被几乎不可抗拒的诱惑包围着;她不被要求奋发向上,只被鼓励滑下去到达极乐。当她发觉自己被海市蜃楼愚弄时,已经为时太晚,她的力量在失败的冒险中已被耗尽。”

笼中鸟得到吃食,但会失去自由,哪怕笼子是用黄金铸成。

荒野狼,无拘无束,但肯定要经历苦难和风雨洗礼。

甘蔗没有两头甜,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

来源:我实在是太CJ了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