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资讯

张玉环哥哥亲述: 20年的申诉就是在等运气

27载春秋,9778个日夜,张玉环冤案终得平反。

从1993年被抓,到2001年终审死刑判定,再到2020年8月4日正式宣告无罪,近27年间张玉环一次次在绝望与曙光之间挣扎。

张玉环回应申请国家赔偿:一千万也换不回27年青春年华

在此期间,一直与张玉环休戚与共,为他四处鸣冤的,是他在做保安工作的哥哥张民强。

8月8日,张民强向《中国经济周刊》讲述了20多年来为弟弟鸣冤的辛酸。

张玉环案关键推动者发声:张玉环回村后依然受人孤立

第一次看到希望是2000年

时间线:1993年10月24日,江西进贤县两名儿童死亡, 26岁的张玉环被认定是“杀人嫌犯”。1995年1月26日,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处张玉环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张民强:起初,我们家人并不知道刑讯逼供的事情,我此前也一直认为是他自己一时糊涂做了傻事。

直到1995年一审进行上诉的时候,江西省高院就张玉环案件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发回重审,我才意识到我弟弟可能被冤枉了,也开始怀疑,警察到底有没有找到确凿的证据指控他杀人?

但是,在这之后的6年多时间里,这个案子就一直没有什么动静,没有启动重审,他就这么关着,直到2000年,我们才看到一点希望。我听人说,那时候,江西省政法委领导换了人,要清理之前的一些案子,张玉环的案子也在里面。

2001年,法院给张玉环指定了一名援助律师,这名律师将所有公安机关的侦察案卷从头到尾复看了以后,对我说,张玉环这个案件中确实存在很多疑点,你弟弟很有可能确实是被冤枉的。

律师当时提到一个细节,他说当年的卷宗里提到张玉环杀人的时间是在上午11时,但卷宗还同时提到,在当天的12点,有个小女孩看到过两名死者,时间对不上,这是最大的疑点。

但是,在庭审过程中,张玉环及其辩护律师的陈述均未被采纳,二审上诉驳回,终审裁定维持维持原判,即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终审判决后,我弟弟在监狱很悲观,感觉社会对他不公平。当时监狱的管教干部就对他说,如果你真是冤枉的,就自己写申诉状,写好了我帮你邮寄出去。这些年我们就是以书信的形式向各个部门反映情况。

张玉环案受害者家属放弃寻凶:心里恨到了极点,但是没有办法了

20年里,我们就是在碰运气

张民强:我们去申诉,真的就是碰运气,20年,就是碰运气,可能哪一天就解决了。当然,这个过程中,也有一些人帮我们,像王飞律师就是免费援助,因为我们家里穷,没有钱,请不起律师。

在这20年的申诉中,只有2008年在最高检碰到一个好心人,给了我们一封正式的回复,就这一次,再没有其他回复。2008年10月28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控告检察厅来函表示,收到信件,并已将来信转往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处理。

这是我们努力二十多年来,唯一收到印有最高人民检察院印章的信件收悉函,排号我弟弟至今都记得非常清楚,这也像一个支撑点一样,告诉我们只要坚持,就可能会有收获。

但每次我们投递到最高院的信件,最终都会回到进贤县法院,平反依然遥遥无期。

不过,我们去申诉,也没有任何人来阻拦我们,当地政府还有公检法的人都没谁出面来拦我们。

直到2017年,我们辗转联系上了王飞律师,我们才看到了一丝希望。但从2001年开始申诉以来,我们家是真的没钱请律师,就恳求王飞律师以援助律师的身份来帮助我们,但我们也承诺,案件胜诉后,国家的赔偿愿意全部转交给他,我只求弟弟平安,但王飞律师也说过肯定不会收这个钱。

后来,王飞律师看过判决书,认为这是一起冤案,第二天我们就一起去了南昌监狱。

张玉环知道有律师关注自己的案子后,真的很高兴,探视时像小孩一样跑到我们面前,当天我们聊了近一小时,王飞律师单刀直入,问张玉环人是不是他杀的,我弟弟头也摇手也摇,说不是自己。

张玉环两儿子回忆童年:顶着杀人犯儿子标签 被打断腿嘴里塞牛粪

一定要追责,就像申诉一样,说不定哪天就等到了

时间线:今年8月4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原审据以定案的证据没有达到确实、充分的法定证明标准,认定张玉环犯故意杀人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按照疑罪从无的原则,不能认定张玉环有罪……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张民强:倘若没有这次平反,如果抓住减刑机会,张玉环最快今年年底就能刑满释放。我甚至和张玉环商量过最坏的打算,就是等他出来后继续平反,我来给他出钱,这样的话,我们就去北京上访,一定要追责。

我们手上有8个当年刑讯逼供的办案人员姓名,我们肯定还会继续跟进追责。

追责有没有希望呢?我们也不知道,但是,就像20多年的申诉一样,也可以碰运气。张玉环这次能无罪释放,是法院自己提出重审,自己推翻之前的判决,很少见的。这么多年申诉,我也碰到了不少类似的案子,这些年慢慢有平反的,比如乐平案(编者注:2000年,乐平“5.24”杀人案案发两年后,他和同村的方春平、程发根、程立和被警方带走,四人一审被判死刑,终审改判死缓。2016年12月,被羁押14年后,江西高院宣告四人无罪。),我觉得大的环境是在慢慢变好的。我们要坚持下去,他们有些人还活着,有些人还没退休。

只要我没私心要这笔钱,没有人会争

张民强:他出来之后怎么生活,我不知道,我们还没来得及想。有人说靠国家补偿,有的说要好几百万,其实,到现在为止,国家赔偿的事情还没有定。我们想的是,该给我的就会给我,不要少我们的就行。这笔钱怎么分呢?肯定是给他张玉环的,只要我没私心要这笔钱,家里没有人会争。我是肯定不会要一分钱的。张玉环前妻宋小女也说过她不会要。

我觉得奇怪,他当年被抓的时候,家里是4口人,有4个人的土地。现在,宋小女的户口还留在村里,家里是10个人,但是,他们家里只剩下半个人的地,这是怎么回事,我还搞不清,希望村里把田地分给他。还有就是户口本上,张玉环的户底都没有了。

他的老房子也坏了,现在没地方住。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