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资讯

被拐15年儿子回家后:梅姨案受害人申军良谈寻子

新浪新闻综合

关注

人的情感最复杂,隐秘的角落里生长出不为人知的枝枝叉叉。今年43岁的河南人申军良,比别人更多了寻子15年的酸楚。

从儿子申聪回来至今已将近1年,在寻子路上苦寻15年的申军良回归家庭。

申军良用“幸福”来形容自己的2020年,他说,自己的家庭从来没像今年这么完整过,从没感觉像今年这么幸福。

养家(指申聪生活15年的地方)算是唯一“禁忌”的话题——申军良痛恨买家、卖家,申聪左右为难,觉得毕竟养大了自己。

这一切,都在2005年1月4日申聪被抢的那天埋下因果。而现实中还有很多个“申聪”以及“申军良”在漩涡里挣扎。

“斜眼”抢走了我儿子

忙活一天下来,再安排好家里的晚饭,申军良累得没有一点食欲,在路边喝了碗玉米糁。

他突然想到,二儿子的班主任通知他去门卫室拿书包,赶紧骑上电动车直奔学校。

车速很快,商铺、房屋、田地“刷刷刷”闪过去,回忆也“哗啦啦”涌出来。

那天,刚开完会的申军良走到门口,手机响了,电话那端妻子用尽力气在吼,“你快点回来,儿子被人抢走了!”他拿在手中的很多资料还有手机都掉了,几秒钟后,重复了一遍妻子的话,“我儿子被人抢走了。”

一位女同事帮他捡起来东西,他拼命往外面跑,大家也跟着他一起跑,后面有同事喊他别太急,“老板安排司机拉着你去追。”

申军良租住的地方,楼下就是派出所,他到家看到妻子在派出所门口哭。“半边脸全是红的,一只眼睛睁不开,头发非常乱,穿了双拖鞋。妻子那狼狈的样子一辈子都印在我脑海里。”申军良透露,妻子当时还怀着身孕,“四个人把我妻子捆绑起来控制后,抢走了孩子。”

四人中有对夫妻就租住在斜对门。申军良记得男的绰号“斜眼”,两人偶尔碰面,加上楼下就是派出所,他怎么也想不到对方动了抢孩子的坏心思。

“斜眼”带着申军良那一岁的宝贝儿子就此消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

他的命运就此发生巨变——2005年1月4日上午10点40分左右。

事情发生时他28岁,在广州一家电子玩具厂做到管理层,月薪五千,意气风发。为了找儿子辞了工作,舟车劳顿开销巨大,不到几年就欠下了好多债。

这15年的寻亲路何其艰辛无法言喻,不搁谁头上谁无法真正体会,他虽然反复经历希望、失望,被骗甚至,被辱,风餐露宿更是家常便饭,但是最怕的是胡思乱想,心灵上的折磨。“看到有消息说有些孩子被拐后,受到人身伤害当乞丐,内心就煎熬的很。”

直到今年3月6日晚,广州市公安局新闻办公室通报:3月4日增城警方在上级公安机关的指挥和梅州警方的支持配合下,经过十几年的不懈努力,终于寻找回15年前在增城被拐的少年申某。

3月7日,申军良在增城分局见到了分别15年的儿子申聪,咿呀学步的婴儿已长成了少年。说好的不哭,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申聪想不到自己是申聪

至今他还记得和儿子申聪第一次重逢的情景。

接到警方通知后,他和妻子迅速赶往广州。在警方办公室,一个戴口罩的少年推门进来,“我一眼认出来这是我儿子!”还没等申军良反应过来,妻子已经扑上去紧紧抱住孩子,俩人都控制不住情绪,哭的像泪人。

他还记得儿子申聪当时的情绪相对平稳,有警察提醒他劝劝爸妈别哭了,他还真喊了。“申聪被拐时已经会喊‘爸妈’了。”申军良称15年后再次听到这声称呼,简直无法形容当时的感觉。

后来,父子俩谈心,申聪以“电影情节”评价自己的身世。他在接到警方通知前,在新闻上看到有位父亲寻找儿子申聪的报道,没想到自己就是申聪,就是被拐卖的那个孩子!而且,父子俩曾多次出现在同一个地方,也许擦肩而过,但不认识。

“他之前就在广州一个山村生活,养父母也忙,打小跟着奶奶长大。来济南之前,孩子在当地已经上初三了,学习成绩不好,他十分渴望能有机会好好读书,放学了还能和家人待在一起。”申军良说。

认亲以后,申聪决定回归原生家庭。“从3月7号到现在,申聪一直都跟我们在一起,但是我们没有一见到他就让他跟我们回家,因为他现在已经长大了,有自己的判断力,我们希望是他听从自己的内心做出选择,不希望他将来后悔。”

到济南的这段日子,申军良忙着儿子转学和学习等事宜,“瘦了10多斤”,好在均顺利办完。令他有些发愁的是,因为之前的基础很弱,申聪有些跟不上学校老师的进度。“他也很努力补之前落下的课程,每天晚上至少都要学到10点以后,有时候甚至到12点多才睡觉,周末还要上辅导班。”

申聪虽然在济南,但和他生活15年的广东那边的亲人、朋友、同学、老师也一直保持着联系。

在申军良眼里,儿子申聪很刻苦、也很懂事,这一点他最欣慰。

微妙的情感

一颗老南瓜躺在杂物桶里,破旧的餐桌上包子米汤。在这个简陋的客厅里,最值钱的是别人送的电视机。

这是申军良的出租屋,三室一厅,简陋干净,月租千元。

6月23日早晨,申军良送完孩子吃早饭,菜是头天晚上买的空心菜。23日凌晨2点多,他结束两单代驾,挣了百十元,只睡了几个小时就爬起来送大儿子、三儿子上学,二儿子因生病在家学习。

他很疲惫,为碎银几两奔波忙,偏偏这碎银令人惆怅。

申聪单独的小屋子床铺收拾的很干净,放着地理试卷。但是他还是习惯于跟两个弟弟挤在一张大床上。申聪的二弟正在认真看书,非常有礼貌的跟记者打招呼,继续埋首学习。三兄弟的小屋有书架,鞋架,两张桌椅,别无他物。大床则是申军良做家具生意的表哥送的。

别把申聪的物品拍照录像是申军良反复强调的事儿——儿子正值敏感期,他要保护好孩子。“申聪是3月18号来的济南,已经顺利上学,孩子回来后学习压力比较大,非常辛苦,本身他也怕,前天他还说我不要拍他的书包和水杯,担心同学认出来。”

这几天来访的媒体多,接受的采访也多,还上了热搜,他感觉到儿子有了情绪,所以特别注意。

一个孩子被拐15年后回归家庭,彼此之间的情感很微妙。

他们之间无话不谈,彼此融入顺畅,但是养家(指申聪从小长大的地方)算是禁忌话题。比如,申军良站在父亲的角度会谴责人贩子,痛恨买家、卖家,但是申聪会表现的左右为难。“他会说别说那边了,毕竟从小在那长大。”申军良说他特别理解儿子的情感,儿子和广东那边联系他也不反对,要怪只能怪人贩子,没有拐卖就不会有这种纠结。

22日晚上,申聪从学校回来等不到公交车,不舍得打车,走了一个多小时到家,这可把申军良心疼坏了。父子俩当晚聊天,申聪无意间提及在养家时每天有5块钱的零花钱。这又让申军良内心刺痛,“他回来至今没给我们要过一分钱,孩子太懂事了。”

反正申军良夫妇一直试图弥补缺失15年的关怀。比如,南北气候和饮食习惯都相差很远,北方多干燥南方多雨水,北方爱吃面南方爱吃米,考虑到儿子的口味,申军良家中换成常做米饭,妻子还研究南方菜谱,努力照顾好儿子的胃。“作为孩子的亲生父母,我们肯定会努力给他最好的,希望他快乐。”

有次申军良感到身体特别不适,但是他悄悄忍着,陪申聪去跑步,回来后看到开心的儿子,他感觉累也值了。

申聪也在努力适应崭新的一切。

由于从小在南方长大,初到济南之后,申聪出现了水土不服的症状,嘴里也长了口腔溃疡。但是他在努力克服,也没有因为身体不舒服而耽误学习,每天6点钟起床,学习到晚上9、10点,并努力备考。

更让申军良欣慰的是,孩子回家以后,心理状态也有所转变,性格也变得更开朗、阳光。“我不忙的时候,我们就会聊天。他现在特别喜欢跟家里人分享,变得越来越喜欢说话了。”

申聪和两个弟弟关系也很好。

“兄弟之间相处地很好,一起学习、一起玩一起闹,完全看不出15年的分离有任何陌生感,就像是一起长大。”申军良说,两个小儿子也没有因多出一位哥哥分走爸妈的爱表现出失落,这都是让他感动的地方。

因为申聪没找到时,过往每年春节,家里聚餐都会给申聪留一个位置,“两个小儿子都知道外头有个哥哥,相信总有一天会回来。”

愿天下无拐

当他静下来的时候,脑海里就像放电影一样。寻子15年是怎么走过来的,都有谁帮助过自己……他希望自己这15年的经历,可以作为经验和教训,鼓励还在路上坚持的人。也有人找他谈过出书,“等一切安稳再说吧,可能会写一写。”

他有时会想,假如没有遭遇孩子被拐的创伤,自己和家庭的命运又会是怎样?也许在玩具厂继续干下去,工资会涨,家里条件至少说的过去;申聪不会在一个陌生山村长大,缺乏关爱,也没有很好的受教育条件;妻子也不会受到打击,情绪不稳。

尤其是心疼孩子。“申聪说原本自己的人生规划是读完初中后去上中专或者当兵,也有可能去打工。他说他们村里的孩子都是这样。”

但是没有假如,命运不会倒流。所以,他无比痛恨人贩子,“做啥不好?”但凡有点良心不会如此丧心病狂,让多少个家庭、多少个孩子的命运发生改变。

他知道还有很多个“申军良”在寻找“申聪”,希望那些遇到困难想要放弃的人,看看他的经历,能再咬咬牙坚持一下。

儿子回来后,申军良感觉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他和所有父亲一样,都希望成为孩子的靠山。

来源:猛犸新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