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资讯

河北疫情源头尚未完全查明 谁是藁城"0号病人"

新浪新闻综合

关注

1 月 2 日,藁城区增村镇小果庄村一位 61 岁的女士,因为感冒症状自行去医院做了核酸检测。她的一纸阳性报告单,揭开了藁城区新冠疫情的 “ 序幕 ”:截至 1 月 7 日,共有 83 个确诊病例(38 个已发病,占 45.98%),144 个无症状感染者。

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在 1 月 5 日的央视《新闻 1+1》节目中称,目前来看,病人数量仍在增加,说明病毒已经隐秘传播一段时间。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这个判断是有病毒抗体方面的研究数据支持的。一般来说,感染病毒一周后,才能在感染者体内产生相应抗体。

谁是藁城“0号病人”?藁城区的这场疫情到底是如何引爆的?

小果庄村的病例们

小果庄村,位于藁城西北部约 38 公里,正定、新乐、藁城三县交界处,北至新乐县城 5 公里,西至正定国际机场 2 公里。经济以农业为主,官方人口数量为 4034 人,1076 户。

“ 其实常住在村里的也就 2000 多人。平时大家除了务农外,还打些工。有的在本地工厂打工,有的在正定国际机场做事,打扫卫生或者在机场商店卖东西,我们开车到机场也就 10 多分钟,比较近。” 小果庄村的一位村民对第一财经表示。

正定国际机场,于 2019 年 3 月 3 日正式开通首条洲际客运航线,石家庄 - 莫斯科。该航线由俄罗斯依可亚航空公司运营,航班号为 EO443/444,机型为 B767-300,每周日执飞一班。航班时刻为:北京时间 21:00 从莫斯科起飞,次日 05:00 到达石家庄;06:45 从石家庄起飞,15:35 飞抵莫斯科。乘坐首班航班出境的旅客约 256 人。

2020 年 7 月 31 日开通的至俄罗斯叶卡捷琳堡定期国际货运航线,是正定机场在当年开通的第六条国际货运航线。该航线由俄罗斯乌拉尔航空公司执飞,每周一、三、五执飞 3 班。航班时刻为:北京时间 15 时从叶卡捷琳堡起飞,20 时 55 分飞抵石家庄;21 时 55 分从石家庄起飞,次日 4 时 40 分到达叶卡捷琳堡。

据新华社报道,该航班为客改货航班,货品以电商货、邮政小包、服装、百货为主,从叶卡捷琳堡辐射俄罗斯西部、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乃至欧洲其他地区,为中国海外工程及跨境电商物流提供了新的解决方案。

无论是客运还是货运,正定国际机场都为周边的村民创造了一些就业机会。

1 月 6 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周报(英文)》在线发文称,对石家庄和邢台两例新冠肺炎病例样品进行基因测序发现,两例病例很可能是同一来源,病毒可能起源于之前发现的俄罗斯毒株。

这些近距离接触国际交流场所的村民们,尚未有较强的新冠防控意识,对于新冠病毒的入侵方式,并不是很了解,以为不出现病例,就没有新冠病毒。

“(2020)上半年,我们的防护还是比较严格,每个人都戴口罩。下半年就放松了,因为我们这个地方没有病例,所以很多人就放松了,戴口罩的少。” 另一位小果庄村的村民表示。

因为这种放松,即便病毒早已在村里传播并导致感染者发病,他们依然不知。

1 号病例在发病之初就去医院做核酸检测,并得知自己得了新冠肺炎,而在 1 月 5 日发现的 4 号病人,却没有那么及时掌握自己病情的真相。

在 1 月 5 日公布的 19 例确诊病例中,4 号病例同为小果庄村人,她于 12 月 21 就开始感冒,后又在 12 月 28 日乘坐邻居驾驶的面包车到机场北路某餐厅参加婚宴,12 月 30 日到南桥寨村某超市购物。直到 1 月 4 日核酸筛查,结果呈阳性,1 月 5 日诊断为确诊病例。

“ 平时老百姓有个发烧感冒的,都是去卫生室(村医)那里拿点药,自己在家吃。老百姓个人对新冠肺炎没有一点意识,大家都不会想到。而且冬季感冒的多,而全国目前的新冠疫情也比较少。但是病人没有意识,诊所的医生应该有啊,对于发烧的村民应该建议他们去发热门诊就医。结果村子里的疫情早就传播开了,大家还都不知道。” 一位小果庄村企业经营者表示。

对很多小果庄村的村民们来讲,感冒吃个药就行了,他们并不知道新冠病毒已经到了他们身边。

在 1 月 5 日公布的病例中,确诊病例 2 ,小果庄村人,2020 年 12 月 31 日出现头疼等不适,服用家中自备药品后好转。

1 月 3 日公布的病例中,确诊病例 5,小果庄村人,12 月 30 日至 2021 年 1 月 1 日在本村某诊所输液 3 天。确诊病例 6,小果村人,2021 年 1 月 1 日晚饭后因头痛和咳嗽,骑电动车前往本村村医处拿药。确诊病例 10,小果庄村人,2020 年 12 月 23 日出现咽痛症状,期间未吃药,未就诊。1 月 2 日晚因感不适自行服药。确诊病例 11,小果庄村人,12 月 28 日出现咽痛,未就诊,未服药。

“ 看到现在的形势,有点怕了,有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严重。现在大家都在家里待着,等着再次进行核酸检测。” 小果庄村一村民表示。

新冠病毒到底是怎么来到这个距离藁城城区 38 公里的小村庄的?村民们谁也不知道。

0 号病人尚未出现

虽然 1 号病例是最早被确诊的,但她不是 0 号病人。

“ 从官方公开的轨迹看,尚未看到从其他疫区回去的村民,特别是大连。目前大连疫情的新冠病毒基因组与俄罗斯流行毒株高度同源,北京顺义的病毒与东南亚部分毒株高度同源。研究传播链条还需要考虑输入角度,到底是以人还是以物,仍需要进一步调查。” 一位流行病学专家表示。

0 号病例的溯源仍无结果,但从其传递过来的病毒,却在藁城区增城镇的几个村子之间交叉传播起来。

“ 从轨迹可以看出,河北省儿童医院、村诊所、婚宴、饭店、超市等,这些地方都曾经有病例在已经有了感冒症状后到过。他们所到之处,都有可能交叉感染在场的人,或者污染环境,环境被污染后再传播到后来的人。目前来看,人与人传播和环境与人的传播,在藁城区都可能存在。” 上述专家表示。

1 月 3 日公布的 2 号病例,刘家佐村人,2020 年 12 月 26 日出现发热症状并居家,27 日到藁城区小果庄村某诊所就诊。与之相同的还有 1 月 6 日确诊的 20 号病例,刘家佐村人,2020 年 12 月 27 日出现不适,到小果庄村诊所就诊。

多数已发病病例去村诊所或者邻村诊所,显然是一直以来的就医习惯。诊所这个场所或许是传播的关键位点。

“ 无论是诊所还是其他医疗机构,甚至于饭店等,其实都是属于新冠的第二步传播。目前首要工作是把可能已经感染的人找出来,再去寻找 0 号病例。” 上述专家表示。

农村抗疫第一战

原本以城市为传播中心的新冠疫情,现在开始转移到了农村。藁城抗疫成为 2020 年全国新冠防控的最后一战,也是农村地区抗击聚集性疫情的第一战。

1 月 5 日下午,国家卫生健康委主任马晓伟带队到了河北指导疫情防控工作。

河北新发新冠疫情的中心便是藁城区增城镇的村子,由于当地新冠病毒核酸检测能力的薄弱,可能会导致感染更多在隐蔽情况下进行。

1 月 4 日,石家庄市公布新增 2 例确诊病例行程轨迹,从轨迹可以看到,患者早在 12 月 26 日已经发病,但是确诊却在 7 天后。

从官方公开轨迹可以看出,无论是诊所还是患者本人,都没有去上级医院申请做核酸检测排除新冠病毒感染的意识。防控的大意给了病毒传播可乘之机。

“ 现在感冒很多,农村大多选择去诊所买点药,跟过去没有新冠病毒一样,不到严重的时候不去医院。距离村子最近的乡镇卫生院没有核酸检测能力,也没有检测设备,只有县级医院配备了检测设备。我们这边只能给入院的患者做核酸检测采样,然后送到当地疾控中心去检查。” 藁城区某乡镇卫生院医务人员对第一财经表示。

核酸检测某种程度上可视为中国抗击新冠的法宝,任何地方出现疫情,第一个要做的便是它。但在过去,疫情基本以城市为中心,鲜有农村发生新冠疫情,而核酸检测机构的设置也多以城市为主。

对于藁城区来讲,目前常住人口 77.51 万人,拥有三家核酸检测机构:石家庄市藁城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藁城中西医结合医院、藁城人民医院。

从藁城区刘家佐村到藁城中西医结合医院的距离为 42 公里,到藁城人民医院 46 公里,到藁城疾控中心 47 公里。从距离看,藁城区三家核酸检测机构,距离 2 号病人都不是很近,对于一次常见的感冒发烧症状,他选择了诊所。

“ 目前核酸检测设备都是大型的,尚未有可以配备到诊所的袖珍型。而乡镇卫生院,可能考虑到能力问题,目前也尚未布局。对于农村来讲,如果不进行核酸检测,很难早期发现新冠病毒感染者。” 一位核酸诊断试剂领域的专家表示。

秋冬季流感疫情、新冠疫情交织在一起,如何进行有效防控,对全国医疗机构都是一个挑战,这个挑战在农村地区更显艰巨。

“ 核酸检测未来会不会放到乡镇卫生院,目前我们正在讨论。” 一位参与防控的专家表示。

来源:第一财经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