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资讯

波多野结衣直播卖写真,女优全跑中国捞金?

新浪新闻综合

关注

来源:军武次位面

上个月,波多野结衣在中国视频平台进行了一场直播。没错,就是那个观众们熟悉的波多野结衣。

这场持续了40多分钟的直播可以说一波三折。开场过去15分钟,波多野结衣还没有露面,吊足了观众的胃口。

直播期间,房间多次弹出警告提醒,波多野结衣刚讲几句话,还没有播到直播活动的真正内容,房间直接就被管理员掐断了信号。

虽然直播结束的很突然,但是之前的预热可是下足了功夫。直播前一天,波多野结衣早早在自己的twitter账号上发布了直播预告,还贴心地放上了直播的直达链接。

当然,如果你现在点进去,只会看到房间被永久封禁的通知。

而早在直播开始的一个月前,波多野结衣就发布了一条视频预告,视频中只配了中文字幕。

自带中文字幕

没错,波多野结衣直播的主要目的,就是宣传自己的NFT写真盲盒。

1

一张写真卖30万

NFT全称是non-fungible token,即非同质化代币,具有不可分割、不可替代、等特点,相当于为数字形式的照片、写真、绘画、艺术品等提供了独一无二的身份标识或者产权认证。

总之还是区块链技术搞出来的新玩意。

写真、盲盒、区块链,波多野结衣算是把互联网风口给玩明白了。

不仅如此,这些写真盲盒还从下到上分别为普通、高级、稀有、珍奇、史诗、传说六个等级,不仅是盲盒,还要加上抽卡元素。

结果3000份写真盲盒在5分钟内被全部抢光,一共卖了2377BNB(加密货币,可以理解为另一种比特币),销售总额约为1.7亿日元,大概相当于1000万人民币。

根据网上流传的图片,这些写真盲盒中的照片,基本上全是波多野结衣的生活照或者自拍。按照价格最高的30BNB计算,一张自拍大约相当于13万人民币……

当然,这还不是最刺激的。如果你抢到了传说等级的写真照片,还能把自己的NFT写真转手卖出去,目前一张写真成交的最高价是127260美元,差不多是82万人民币,转手就是赚了几十万。

不过,波多野结衣不是第一个利用虚拟货币割韭菜的女优,她的同行上原亜衣早就在炒作数字货币的道路上不能自拔了。

今年年初,上原亜衣就发布了三张自拍照的NFT,其实就是同一张照片加了不同的滤镜。

其中一张自拍最终的成交价格是20以太币(也是类似比特币),换算过来大约30万人民币。虽然比不上波多野结衣的价格,但是一张自拍照能拍到30万,依然相当离谱。

也许是尝到了甜头,上原亜衣又先后发布了好几个短视频的NFT,每个视频大概5秒左右,内容全是日常生活和撒娇卖萌。

这本来也没什么,看过了5分钟1000万的单子,这些都是小场面。不过,这些视频和照片的宣传文案,除了英文,就只有中文,连日文都没有,这到底是因为中国韭菜太旺盛还是日本韭菜不好割?

实际上,不论是炒币还是卖NFT盲盒,都不过是日本女优在中国捞金的最新变种,在很久之前,很多退役的日本女优早就把目光投向了中国。

这其中最成功的要数日本女优苍井空,她在微博上的认证是日本女星、电影演员、歌手,她在个人简介中写到:大家好!我是苍井空,有时演电影,唱歌,有时在电视节目中露露脸。为了更好的交流,我在努力地学习中文ing。

目前,她的微博粉丝无限逼近2000万。

2

成功的苍井空与其他人

苍井空在中国的故事还要回到11年前。

2010年4月11日,苍井空发现一个月前开通的推特账号,粉丝数才爬到2000,她开玩笑说,什么时候粉丝能到10000,这条想法成了一切的开端。

仅仅几个小时后,她的粉丝就突破了10000,其中大部分是闻讯而来的中国网友。为了感谢中国网友,她用翻译软件发送了一条中文动态,结果不知是有意无意,软件把她的话翻译成了:感谢我的球迷。

这条阴差阳错的推文更加助长了中国粉丝的热情,这天晚上被网友称作“苍井空之夜”。

7个月后,2010年11月11日的光棍节,她开通了新浪微博,当天粉丝超过20万,这一天也是苍井空的27岁生日。

苍井空在中国彻底走入了大众视野。

2011年4月30日,在江西南昌的一场汽车文化节上,听闻苍井空到场的20万观众涌进展厅,导致现场过于拥挤,苍井空自己都无法入厂,只能躲在一边发微博求大家让路。因为场面接近失控,苍井空仅仅出场了3分钟就匆匆退场,活动被迫终止。

很难说清楚苍井空为什么会突然爆火,反正我也想去现场看看。

早在2009年她就在上海出席过活动,但没有引起任何波澜,参与者寥寥无几。2010年她参演的香港电影《复仇者之死》,作为香港亚洲国际电影节2010年开幕电影,同样没有得到太大的关注。

对于苍井空来说,她在中国事业的突然逆转,“纯粹是一个偶然事件”。

此后,来找苍井空的商业代言和活动络绎不绝,中国的互联网公司、游戏公司、内衣品牌,甚至果汁饮料都在请她代言,出席活动。

在苍井空之夜后的3天,玉树发生地震。2010年6月初,苍井空把通过出售写真募到的10万多日元捐到了日本红十字会,然后再转到中国红十字会。网友又给她贴上了一个新的标签——德艺双馨。

在很多中国网友心里,苍井空本身的形象已经模糊在各种滤镜之后,成为了他们投射自身情绪的符号。作家和菜头写道,“苍井空老师和漂亮与否没有关系,她是个象征物。过去,她象征着危机四伏、欲望潜行的青春,如今她象征着青春的美好和自由的可贵”。

当然,苍井空是在中国最成功的日本女优,但不是唯一一个。

2013年,波多野结衣还在网剧《屌丝男士2》中客串了一把。

▲《屌丝男士》节目片段

2016年4月21日,AV女优冲田杏梨发微博称,将以海外、中国为主展开工作。如今,她的微博粉丝已经达到了342万。

▲我不做女优,改来中国发展了

商务广告合作请联系XXXXXXX

除了中国之外,很多日本女优也选择在其他海外平台发展。上原亜衣在沉迷炒币之余,在YouTube上还有自己的个人频道。

冲田杏梨在YouTube发布的第一个视频中,记录了一幅画的创作过程。她在画上描绘出一位女神,“几乎每个人都曾幻想过自己的重生,这幅画就是一个能带来新生的天使。”她给这副画起名为“生”,象征自己孩子的出生,也象征着自己的新生。

当然,中国依然是她们最优先的目标。

至于为什么越来越多的日本女优跑带海外或者中国发展,除了因为有更多机会,还因为日本的成人电影行业太内卷了。

3

被嫌弃的女优的一生

事实上,日本的成人电影产业在最开始就遭遇了严格的限制和审查。

1972年1月,池田警署接到群众举报,称“在辖区内的情人旅馆里发现下流录像”。很快,日本映画伦理管理委员会成立了专门负责录像内容审查的“成人VIDEO伦理自主规制恳谈会”,即后来的“日本VIDEO伦理协会”。

1985年2月,日本警方下发行政意见,“凡未经伦理协会审查的录像,均可能被认为是淫秽录像而受到追究。”

就是在这一时期,西村彻开始不断挑战日本的伦理协会,并掀起了一股“本番潮流”。所谓本番,就是假戏真做,不再使用道具或者借位等手段拍摄成人影片。

Netflix在2019年把西村彻的故事改编之后,拍成了《全裸导演》。

注意看啊,这是著名演员山田孝之

如今很多人都说成人女优在日本只是一个寻常的职业,和其他职业没有什么不一样,但是在社会地位和道德上,依然面临着很多偏见和歧视。

对苍井空在中国的故事,日本作家中村淳彦感到吃惊,“AV女优在日本就只是AV女优,跨出这个领域她们就什么都没有了”。他的代表作《没有名字的女人们》,采访了500位以上的女优。但他提到“苍井空”时直呼其名,不用敬语,当记者采访后拿出《没有名字的女人们》请他签名,他委婉地拒绝了。

每年都有大量新人女优入行,但是真正能够出名的只有廖廖几个,就算如此,她们职业的黄金期通常也只有三四年左右。

苍井空曾经被通知参与黄金档电视剧拍摄,最后却因身份被强制撤下。好不容易在热播剧集《神探伽利略》中露脸,结果不到一分钟就领了盒饭。

只能演尸体的苍井空

她跟日本男星赤西仁的地下恋情曝光后,舆论一边倒地指责男方不顾及自己形象,两人最终被迫分手。

日本目前有180家左右AV事务所,女优总人数在九千人,像苍井空这样能够独立拍片的只有1~2%。80%以上女优的平均月薪只有15—20万日元,相当于日本普通大学毕业生的最低工资。再加上短暂的职业生涯和社会压力,对于大多说女性来说,成人女优很难称得上一份好工作。

2017年9月6日,女优芽森滴在直播时吃安眠药自杀,直接原因是她的爱猫生病去世,自己却没有钱给它治疗,“罗斯死了,没有接受完好的治疗,我恨金钱。真的对不起啊,如果妈妈不是干这一行,如果我有更稳定的工作的话,你可能就不会死了。而且,我真的好恨那个男人。”

她在网上晒出了自己的账户余额,全部存款只剩8607日元,大约相当于500元人民币。

2018年,芽森滴隐退,但是2019年3月4日,她改名“一花琴音”,复出成人电影产业。

2021年5月31日,她在推特上说自己流产了,自己是被男方侵犯的。“虽然对方是性侵犯,但想到BB与我的血混在一起时,感到非常痛苦。”

在最新的一条推文中,她给自己打气:因为人生只有一次,我不想输。我想先战胜自己,才不会输给对手。

而她的推文标签中,有一条是喜欢猫,为此她还专门给自己养的猫开了一个账号。

芽森滴的遭遇只不过是众多日本成人女优的一个缩影。

苍井优的前辈饭岛爱曾经成功进入了日本的主流媒体,1992年4月,饭岛爱出演东京电视台深夜节目《吉尔伽美什之夜》(深夜情趣节目)受到广泛欢迎,同时在妇各种综艺节目中也频频露脸。

在《最近比较烦》中,李宗盛唱到:我梦见和饭岛爱一起晚餐,梦中的餐厅 灯光太昏暗,我遍寻不着那蓝色的小药丸……

饭岛爱

对于很多女优来说,这听起来简直像是灰姑娘梦想成真的故事。但是在2008年平安夜,童话的主角被发现死在自己的公寓内,供暖器开着,饭岛爱被发现时已经死亡超过一个星期,尸体高度腐烂。

虽然警方最终的结论是她死于肺炎,依然有很多人相信饭岛爱是自杀。

在自传中,饭岛爱记录了自己悲惨的经历:家庭暴力、离家出走、被抛弃、被强暴、被强迫在夜总会买春……她的自传有一个非常讽刺的名字——《柏拉图式性爱》。

饭岛爱是她给自己起的名字,意思是“被众人喜爱的宝贝”。

无独有偶:

2008年4月,麻生美由树用药物自杀;

2010年10月,和多位杰尼斯艺人传出交往传闻的YAYA跳楼自杀;

2011年1月,前AV女优若濑千夏因过劳致死……

一个社会问题和现象的出现,必然有错综复杂的原因,如果只是归咎与当事人的个人选择,实在过于武断。

根据NHK的纪录片《女性贫困》,日本目前有约300万未满35岁而年薪不到200万(大约11.6万人民币)日元的女性非正规工作者,在日本,这样的收入属于“赤贫”状态。

对于身处贫困的日本年轻人来说,女性的处境尤其糟糕,在非正式工中,有81.5%都是女性,这种贫困往往带着传递性。

因为受2020年疫情的影响,大量非正式员工遭到解雇,其中大概七成都是女性,大量女性为了养家糊口进入风俗业。

日本很多女性开始从事“爸爸活”。所谓“爸爸活”,就是和网上的男性一起吃饭,但时长伴随着各种危险和暴力。

而在风俗店兼职的单亲妈妈,则在担心会不会把病毒传染给孩子。

当然,不是说女优或者风俗业的工作值得推崇,或者支持波多野结衣割韭菜。只是对于众多从业者来说,成为女优只是她们为数不多的选择之一。

在《了不起的盖茨比》的开头,尼克有一段经典的自白:

在我年纪还轻、阅历尚浅的那些年里,父亲曾经给过我一句忠告,直到今天,这句话仍在我心间萦绕。

“每当你想批评别人的时候,要记住,这世上并不是所有人,都有你拥有的那些优势”

每月获利100万日元(约5.8万人民币)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