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资讯

航天员全屋安装“智能家居” 宇宙生活令人惊叹

新浪新闻综合

关注

昨天下午 15 时 54 分,神舟 12 号与天和核心舱完成自主快速交会对接。18 时 48 分,航天员聂海胜、刘伯明和汤洪波先后进入核心舱。

在此次神舟十二号载人飞船执行任务期间,航天员有两次出舱活动。那么,航天员是如何在太空开展出舱活动?又是如何在空间站内展开工作的?进入空间站后,航天员首先要干什么?又有哪些工作安排?>>

总台央视记者 李宁:在天和核心舱,从外观上来看最多出现的就是这样黄色的栏杆。

这个主要就是为了方便航天员出舱工作的,相当于一个把手。

航天科技集团五院 载人航天工程空间站系统副总指挥 王鑫:出舱以后,航天员会扶着这个扶手在舱外爬行。我们在所有航天员的出舱路径上,都设置了这样的扶手。有一个人会用机械臂来辅助,站在机械臂上,当他维修产品时,把他送到维修点,他会进行产品维修,也同时作为一个辅助的支撑。 

不仅在核心舱上分布着航天员出舱扶手,在可移动的机械臂上同样也设置了航天员出舱扶手,来满足航天员出舱的各项作业需求。 

航天科技集团五院 载人航天工程空间站系统主任设计师 应鹏:机械臂除了正常自己在外去抓实物,比如说抓飞行器,或者会抓一些工装等等一些东西,同时也具备辅助航天员进行作业的功能。航天员会坐在机械臂的头部,会有一个把手抓起来,就好比我们坐车抓着车门上的把手,对自己进行一个固定,然后再进行作业。 

航天员在出舱作业时,还会带上一种特殊的器具,将自己固定在航天器上。完成工作的同时,可以更好地保证航天员的出舱安全。 

航天科技集团五院 载人航天工程空间站系统副总指挥 王鑫:航天员出舱的时候会有个脚限位器。脚限位器将来会插到这上面,相当于他在舱上操作的时候用来限制脚。装一个这样的脚限位器,踩的时候就不会脱离。舱上很多黄颜色的都是咱们的脚限位器支撑点。这些主要都是为出舱设计的。

航天员今天上午干什么?装 WiFi

昨天下午 15 时 54 分,神舟 12 号与天和核心舱完成自主快速交会对接。18 时 48 分,航天员聂海胜、刘伯明和汤洪波先后进入核心舱。

进入空间站后,航天员首先要干什么?今天上午又有那些工作安排?

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空间站任务总师孙军介绍,航天员进入空间站后,第一步要做的是设置电解制氧档位,安装水箱,解决用水吃水,主要是和基本生活有关的一些工作。另外他们还要对睡眠区进行整理。

此外,航天员乘组还要进入到货运飞船,把货运飞船的一些物品运到核心舱安装。无线 WiFi 设备已经被带到太空,航天员乘组计划 18 日上午安装。

孙军介绍,我们天上的网和地面的网是连成一体的。有了 WiFi 之后,航天员就可以和地面人员、甚至是他们的家人,进行顺畅沟通和视频通话。

WiFi 覆盖:全屋智能家居

天地通话:还能和家人 “ 私聊 ”

为了提高航天员太空生活的 “ 舒适度 ”,中国设计师们为航天员预留了相对充裕的生活环境,舱内活动空间从天宫一号的 15 立方米提升到了整站 110 立方米,简直是从 “ 筒子间 ” 搬进了 “ 大平层 ”。

随着 10 多年来我国无线通信和物联网技术的不断飞跃,设计师们在之前的总体设计方案上不断升级,采用全新的信息技术,让中国空间站有了 “ 移动 WiFi”,并创造了一个智能家居生活空间。

在中国空间站里,设计师们给每一个航天员准备了一个手持终端,航天员可以根据个人需求通过 APP 调节舱内照明环境,睡眠模式、工作模式、运动模式 …… 不同的舱内灯光,能够调节航天员的情绪,避免长时间处于单调的环境所带来的不适。

仅仅就舱内灯光环境和温度环境,设计师们就进行了多次体验,反复验证和调整,尽最大可能让长时间驻留太空的航天员有舒适的生活感受。

在以往的载人航天活动中,天地通话是 “ 传统项目 ”。在中国空间站运行中,设计师们会给航天员预留一条私密语音通道,航天员可以在这里和家人打电话 “ 说悄悄话 ”,分享自己在太空生活的心情。

平时,航天员们都带着骨传导耳机,舱内的 WiFi 可以方便他们在站上各个舱段相互通话,而且他们在任何位置上也都可以与地面通话。

功能分区:确保 “ 私密性 ”“ 便利性 ”

中国空间站本着 “ 人性化 ” 的设计理念,分别设置了生活区和工作区。生活区内有独立的睡眠区、卫生区、锻炼区,还配有太空厨房及就餐区。在设计上最大程度考虑到私密性和便利性,极大地提高了航天员的太空生活质量。

在太空中,航天员也能实现 “ 睡觉自由 ”,能够享受独立的睡眠区,确保睡觉不受干扰。虽然依然要把自己 “ 装进睡袋 ”,但已经实现了从 “ 站睡 ” 到 “ 躺睡 ” 的变革了。独立的睡眠区能够让航天员更放松,享受相对高质量的睡眠,让他们的太空工作和生活更加 “ 元气满满 ”。

航天员虽然不能享受和地球上一样的淋浴和泡澡,但每个人都能够在一个 “ 包裹式淋浴间 ” 里,手持喷枪,把自己擦拭干净,最大程度上解决了个人卫生问题。

验证再生生保技术 这一次我们要 “ 吃螃蟹 ”

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总设计师周建平介绍,空间站为了长期、经济地运行,所以要尽可能实现站内的物质流的循环利用。对于再生生保技术,我们做了比较长时间的研究,我们在前期,比如天宫一号的时候做过部件的在轨搭载试验,我们在地面也设法去模拟了太空中的一些条件来验证技术,但是再生生保技术很关键的一点,它是要在长期的失重环境下可靠运行的一种技术,必须有人的参与才能够真正的验证,而且如果是需要进行在轨参数的调整也好,消耗品的更换也好,都是需要人去直接完成的,他们都是第一个去完成这个任务的。

今天在北京大学举办的“把青春华章写在祖国大地上”网络主题宣传和互动引导活动启动仪式上,刚刚从发射现场赶来的“航天英雄”杨利伟表示:“这一次三位航天员又去执行任务,作为我自己来讲非常激动,同时也替他们感到压力很大。入舱之后他们的任务非常多,光螺丝就要卸1000多个。这一次,我们航天员的队伍平均年龄已经过50岁了,其中聂海胜已经57岁了。出征之前,为了让自己显得年轻、精神一些,他还把鬓角的白发染黑了。”

来源:央视,观察者网,中青报·中青网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