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资讯

明星注销工作室说明什么?背后隐藏信息被挖出

新浪新闻综合

关注

近日,多个明星接连注销工作室或影视公司的举动,引发公众关注,成了公众解读这一群体“自保”“逃亡”的标志。

有媒体的最新调查指出,一些明星艺人在注销公司的同时,会换个地方和名称重新注册设立类似市场主体。

值得疑问的是,赚得盆满钵满的明星为何喜欢成立多家工作室?明星工作室,究竟如何影响了内地娱乐圈的生态?争先恐后注销工作室的明星,又暴露了何种风向?深挖>>

9月14日,孟佳文化传媒工作室显示注销。孟佳另一家关联公司上海佳鸽文化传媒中心仍然存续。

8月24日,林心如注销了其在浙江东阳横店、成立了8年的工作室。而在近期做出注销工作室的举动还有贾乃亮、孟子义、刘雨昕、龚俊……

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9月12日,以工商登记为准,2021年以来已有超700家艺人经纪企业注销,其中6月份注销最多,超100家。

有媒体的最新调查指出,一些明星艺人在注销公司的同时,会换个地方和名称重新注册设立类似市场主体。一些远离大城市和主城区的“小地方”为招商引资而打造的税收政策“洼地”,成为不少“大明星”工作室趋之若鹜的注册地。

江苏新沂、海南海口等地成为明星公司的聚集地。

异动

2007年6月举办的上海电视节,内地娱乐圈开了一个先例。

正当红的明星范冰冰不再与老东家“华谊兄弟”续约,而是在电视节野心勃勃地宣布,将开设范冰冰工作室。

同时宣布的,是范冰冰将参演、制作并挑选演员的30集电视剧《胭脂雪》。

她在《胭脂雪》的发布会上说:“我拍过很多的戏,但是很多都是以男人为主的。虽然以前我是女一号,但并非女主角。而这次,我们是以女主角为主。”

“范爷”名声一炮打响。从那时起,外界(尤其是粉丝)将明星自立门户视为积极信号,甚至众筹让明星解约。以范冰冰为首的个人工作室的兴起,被认为是明星摆脱传统经纪公司束缚,话语权增长的标志。

不过,到了2021年,随着国家相关部门对饭圈“清朗”行动的加码,流量明星将成为过去式,循资本而动的明星工作室或者影视公司也出现了“坍塌”。

过去五年,与明星有关的影视行业呈现高开低走的趋势。

2016年,艺人经纪相关企业年注册增速高达99%。2018年,新增企业数超过3000家,是近年来的高峰。

据媒体统计,在最为疯狂的2016年,有355家由明星创立或投资的公司成立,相当于一天一个新公司。

然而,截至今年9月,全国新增约260家艺人经纪相关企业,同比减少278%。

与此同时,各家明星公司纷纷显示“跑路”信号。据天眼查数据,2021年起,注销的明星关联公司已超40家,名单包括吴京、沈腾、邓超、唐嫣等一线明星。

而据《山东商报》在今年4月郑爽“阴阳合同”事件后整理的近三年75位一线明星的数据,发现他们名下有647家公司,目前已注销200家。

相关明星的举动,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中央宣传部在9月3日印发的《关于开展文娱领域综合治理工作的通知》,要求严厉查处偷逃税行为,有效维护市场秩序。“明星大逃亡”“内娱异动”等网友的猜测,主导了舆论对工作室注销潮的看法。

北京京师律所民商法律师王辉对勿以类拒表示,注销工作室并不代表能逃脱法律责任,有关部门调查到有关偷税漏税的事实,仍会依法处理。因此难以看成是明星“跑路”的信号。

明星集中注销工作室,王辉说,有可能是“出于减少不必要麻烦”的心理而做出的决定。

工作室的小心思

明星工作室是内地娱乐圈生态的重要一环。人们今年总感到错愕,只要稍有人气的明星,人手一个工作室。

明星做自己老板的时间越来越快。例如,2020年5月通过《青春有你》C位出道的刘雨昕,在当年11月即宣布成立位于上海的音乐工作室。

同样由选秀节目出道成团的火箭少女101,在2020年6月23日正式解散。团成员杨超越、赖美云,也在当年6月成立个人工作室。

天眼查数据亦显示,在1887家明星公司里,明星的个人工作室共计533家,约占四分之一。

直到今年4月,郑爽的阴阳合同事件曝光后,人们才真正理解,明星选择成立工作室或者影视公司,有更现实的考虑——是避税的常规手段。

当时,由郑爽前任张恒曝光的聊天记录显示,郑爽母亲刘艳对待签订的阳合同,显现出精明的一面。2019年9月,她对张恒解释,阳合同里的4800万若是以个人名义缴税,需要支付的个人所得税税率高于40%。

“不划算,”刘艳说。她建议以影视公司的名义签约。

据了解,明星自立门户当老板,主要有两种公司类型。一是不具有法人资格的个人工作室。

以工作室名义,明星演出费通过“个人工商户的生产、经营所得”类目报税,只承担5%—35%的税率。

另一种明星“单飞”方式则是成立影视文化公司。明星成为企业法人后,公司只需缴纳企业所得税。按企业所得税法,税率为25%。

而若按照常规的《个人所得税法》的超额累进制,收入超过9.6万的部分,税率为45%。

无论怎么算,明星自立门户能省下至少10%的税率。更何况,地方政府为吸引影视企业还做出一系列税收激励。

新疆霍尔果斯是其中最著名的。这个位于中国和哈萨克斯坦边界的城市,从2011年起推行“5免5减半”政策,即新注册公司前5年中央和地方企业所得税免缴,后5年地方免缴。依据则是国务院出台的《支持喀什霍尔果斯经济建设开发区的若干意见》。

霍尔果斯也从2014年起迎来影视企业进驻的高峰。据《经济观察报》报道,霍尔果斯优惠政策刚实施前两年没有动静,明星从2013年年底、2014年年初,陆陆续续来注册影视公司。

“2014年是中国资本市场的影视年。”西南证券董事长崔坚曾如此形容。那一年,以鹿晗、吴亦凡为代表的“归国四子”和养成系团体TFBOYS促进内地娱乐的火爆——“四大三小”成为当年热词。

资本疯狂涌入娱乐圈,将明星地位推至高处。热钱迎合税收优惠和当地宽松的监管环境,流进霍尔果斯。等到2016年,霍尔果斯明星影视工作室注册的大楼办公处“人山人海”,到处都是前来咨询和注册公司的人员。

相关热潮出现在浙江东阳、江苏新沂等小地方。以后者为例,这个位于徐州的县级市如今有超过1200家影视工作室,章子怡、董子健、王祖蓝、宋佳、许凯等明星工作室均在此“落户”,且注册时间集中出现在2016、2017年。

不过,据《经济参考报》最新的报道显示,多数艺人工作室显示的注册地 “新沂市新华路馨园影视文化产业园”,呈现一片冷清的景象。当地招商干部不仅承诺将对影视公司呈现税收优惠,还表示:“只要在这里注册就好,除了报税平时不用过来。

换句话说,在新沂一样小地方的明星工作室,更像是一个空壳公司,对当地实际就业改善收效甚微。

只是,如此得来的热闹与繁荣,最终都会像泡沫一样慢慢幻灭。霍尔果斯市的影视热潮,最终在2018年当地政府宣布加紧监管后趋于平静。

范冰冰阴阳合同时间曝光后,在全员自查自纠的背景下,徐静蕾、赵文卓、许晴、陈建斌等明星工作室纷纷宣布以自行清算的方式注销。

新的风口

霍尔果斯等小地方的先例,恰恰揭示了明星和资本对选址工作室的“粗暴”思维。

影评人刘畅曾在受访时表示,“这些明星在选择注册地的时候,通常考虑的惟一条件就是当地的税收优惠政策。许多明星及其幕后运作团队,正是瞄准了这个避税的机遇。”

王辉对勿以类拒强调,避税与逃税存在原则上的不同,后者属于非法行为,而避税只是合理的利用税法中的漏洞,少纳或不纳税款,并不违法。

回到今年的明星注销工作室潮。当明星成立工作室出于利益逻辑,明星“跑路”很可能因为同样逻辑。

一个应该关注的地方是,注销公司后的明星,是否有了新的选择?

勿以类拒整理发现,今年注销关联公司的明星,很大部分都成立了新公司,且大都指向了一个地方——海南海口。

贾乃亮在8月31日注销其位于湖南的工作室,但他在2021年唯一新注册的公司,是位于海口的漫川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战狼”吴京也很相似,他在今年7月注销了位于上海的安然影视传媒工作室,而他在5月刚注册了海口十咤文化工作室。

潘粤明持股超过95%的日月汇泽(北京)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在今年8月的状态变为注销。企查查数据显示,该公司注册资本为3000万元。而与此同时,他成为了注册资本100万的三番文化(海口)有限公司的大股东,持股比例达90%。

数据显示,截至8月21日,成立时间在1年内的海南“影视”相关公司已达3191家。

推动底下暗流涌动的,均有关资本与利益。

得益于海南自由贸易港的优惠政策,2020年5月,对影视行业利好的《海口市促进影视产业发展若干规定》,简称“23条”出台。

《规定》指出,对在海口市注册登记的影视企业,自缴税年度起,按其形成的地方财力贡献市级留成部分给予100%奖励。而对于符合条件的企业,一年还有100万—400万元的奖励。相关等级的奖励还包括对编剧、导演的具体激励措施。

在有关政策的激励下,海南迎来了沈腾、那英、白敬亭、王一博、黄子韬、马伊琍、阚清子等明星的“入驻”。

越来越多的影视剧、综艺节目,出现了海口的海浪、沙滩和豪宅。

只是,不管怎么变,娱乐圈人士的运行逻辑还是如此:哪里有税收优惠,工作室就建在哪里。哪里有漏洞,还是扎头去钻。

原标题:明星工作室大逃亡

来源:南风窗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