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资讯

云南家暴烧死妻子嫌犯被逮捕 儿子:一直恨他

新浪新闻综合

关注

来源:澎湃新闻、九派深度

云南宣威一男子近日发文称,父亲用汽油将母亲烧伤致死后仍逍遥法外。随后当地回应称,嫌犯已被刑事拘留。

12月1日,犯罪嫌疑人陈某卫因涉嫌故意杀人,目前已被检察院批准逮捕。

同日,当事人儿子通过社交平台发文称,12月1日中午12点左右,他接到公安机关的电话,得知调查取证工作已经结束。案件负责人告知,调查结果显示其父亲涉嫌故意杀人,被逮捕。

当事人儿子此前在采访中曾经透露案件细节,当时他说了这些话>>

此前报道

11月25日,是“国际反家暴日”,经历过严重家暴事故的云南青年陈昌雨说,他在等待父亲陈继卫接受法律惩处。

今年3月14日,20岁的陈昌雨还在广东打工。听闻母亲禹秀英住院的消息,他立即赶回云南老家。病危之际,母亲录下视频,指控是父亲放汽油烧伤自己。看完视频,陈昌雨报了警。7月28日,禹秀英因抢救无效去世。

11月25日,陈昌雨告诉九派新闻记者,他相信母亲的指控。他回忆,父亲坐过两次牢,从小是母亲把他拉扯大。父亲在家的时间不多,“他在身边的时间就两三年,除了打骂就没有了。”他多次目睹母亲被打,但无法反抗,“打不过他,我和母亲两个人加起来都打不过。”为了逃离这个家,他初中毕业后就外出打工。

而其他媒体的报道里,父亲陈继卫否认自己曾放火烧伤妻子。他说,事发当晚,妻子一直骂个不停,他从卧室出来后,妻子用矿泉水瓶将汽油泼到他身上,他急忙找布去擦,不知怎么火就烧起来了。至于妻子身上怎么着的火,他自称不清楚。

陈昌雨称,母亲已火化,由于欠着殡仪馆的钱,还未下葬。他给九派新闻记者提供一份11月25日的电话录音,热水镇派出所的工作人员告诉他,其父亲20日已被刑事拘留。

母亲指控父亲泼汽油烧伤自己

九派新闻:事情的经过是怎样的?

陈昌雨:我在广东打工。3月15日早上,邻居给我打电话,说我爸跟我妈吵架进医院。 我说是不是在开玩笑,两个人吵架怎么会进医院?邻居说是真的,不骗我。

我这才打电话给我母亲,她没有接。我又追着打电话给外婆、姨妈和小姨,她们都说不知道这件事。

我又给邻居打电话问下事情经过,邻居只是说伤得很严重,叫我赶紧回来。我继续给母亲打了好多个电话,我也忘了多少个, 终于有人接电话了,但不是我母亲本人,是我小婶婶,我爸兄弟的媳妇。我说我要找我母亲,她就让我妈接。

九派新闻:你母亲说了什么?

陈昌雨:我说妈你怎么了,是不是跟我爸吵架进医院了,伤得严不严重。她说没有,我在昆明陪你小婶做检查呢,没有这回事。但她的声音听起来已经跟以前不一样了,有点沙哑。后来我又打了很多个电话,她才说出了情况。说她浇摩托车汽油,叫我爸过来看一下,我爸抽着烟,就爆炸了。

九派新闻:你什么反应?

陈昌雨:我说不可能,我感觉她有事情瞒着我,因为从小到大,我和母亲都被我爸打骂虐待。我母亲自己浇了汽油叫我爸去看,我爸还抽着烟,我觉得说不通。

我问我妈在哪个医院。她说在曲靖市第一人民医院烧伤科,我打电话叫我小姨去看。我小姨去了之后说情况很严重,叫我赶紧回来。我小姨说,我妈偷偷和她说了事情的经过,就是我爸泼汽油,点油烧伤的。我妈担心我离得太远,回来不安全,就没告诉我。小姨叫我赶紧回来,说我妈会跟我说的。

九派新闻:你回去见到母亲的时候,她怎么样?

陈昌雨:我知道后赶回去,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3月22号晚上。她脸上很肿,皮肤又黑。我母亲本来很瘦的,很漂亮。全身上下,除了胸没烧到,手、屁股、脚都被烧到了,烧伤面积达55%以上。我那时候看着我妈,我觉得她不是我母亲,我是不是认错人了。

那天晚上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我问医生,是第一次下发吗,医生说不是,是第二次了。我好愧疚,作为一个儿子,我母亲下《病危通知书》我都不知道。

我问小姨怎么办,小姨叫我赶紧报警。我跟警方说,我妈情况不乐观,警方叫我用手机赶紧录个有声音有画面的视频,说一下事情经过。

九派新闻:视频里说了什么?

陈昌雨:我母亲说,平时跟他睡觉的时候,身上被他掐得青一块紫一块,她受不了这种虐待。那天晚上,他跟我母亲吵了架,我母亲没跟他睡觉,而是睡在沙发上。他洗完脚去穿上睡了会儿,然后起来拿一桶油进来,洒在我母亲身上。我母亲说,房间里都是火海,再晚两三分钟她就烧死在里面了。

九派新闻:母亲后来什么情况?

陈昌雨:7月28号中午12点03分,我母亲抢救无效去世。医生说再抢救下去也抢救不过来了。

10月下旬,母亲禹秀英去世3个月后,随着尸检结果出来,警方立案

父亲做过两次牢,多次打骂母亲

九派新闻:你对你父亲印象如何?

陈昌雨:他坐过两次牢。第一次是持刀抢劫,01年进去,08年出来。第二次是13年,因为盗窃牛,13年进去,16年出来。正好我16年中考毕业。

我从小到大,他在身边的时间就两三年,除了打骂就没有了。我感觉我的人生里没有“父亲”这个词,或者说我母亲就是我父亲。

九派新闻:母亲照顾你很不容易。

陈昌雨:是,我小时候她没有奶水,我是喝奶粉长大的。她在家种地,经济来源根本不够。后来因为过度操劳,她生病了,鼻子出血止不住,去了医院,说要做心脏搭桥手术。做完以后,也不能干活,我爸还说,做了你又不会死。非逼着我妈去干活。

九派新闻:父亲之前打过母亲吗?

陈昌雨:打过。印象最深的是2019年的过年的时候,有一次我在门口玩手机,我听到屋子里有争吵,跑进去看到,我父亲拿刀迎着我母亲。我说你要干什么,是不是要砍我妈。他就把刀对着我。经过一番争吵,他用刀砍自己的手,砍了四五下,然后打我跟我妈。

我叫旁边的邻居把架拉开的。邻居拉架的时候,他还在打我和我妈。后来我报警了,警察说这是自己的家务事,他处理不了。

(据“北青深一度”:陈继卫家的邻居证实,这次冲突时他赶来劝架,进门时正看到陈继卫在殴打妻子。还有村民认为,陈继卫第二次出狱后性情大变,又做起了贩牛生意,开始嫌弃禹秀英患有心脏病,身体不好,成了他的负担,村里还出现了陈继卫出轨的传闻。)

九派新闻:你没想过要反抗,打回去吗?

我也想反抗。他块头比较大,比较胖,打不过他,我跟我母亲两个人加起来还打不过他,只能逃离。15岁我初中毕业,我就出去打工了,逃离我父亲,逃离这个家。

九派新闻:母亲有过反抗吗?

陈昌雨:我母亲跟我说,她找过长辈,叔叔婶婶之类的调解,但调解了也没效果。刚开始我母亲也说,他应该会有所改变,给他个机会。后来我爸把她撵出去了,直接说让她滚,不要在这里,我妈这才出来的。

九派新闻:她为什么没有跟你父亲离婚?

陈昌雨:第一点是,我这么大了,离婚对她也不好吧,她也爱惜自己的名声;第二个点是,如果她离婚,家里的东西一分钱她都拿不了,她也不愿意;第三点,离了婚她带着我还能去嫁给谁,这是她跟我说的。她从头到尾没有说过要跟我爸离婚。

反倒是我爸要跟我妈离婚。2020年他要跟我妈离婚,要我妈赔偿他10万块钱。当时我在现场,法官说你还是不是男人,是不是人。你坐了两次牢,你妻子带着这个小孩等了你那么长时间,把小孩抚养成那么大一个人,你对她不但不感激,还要起诉离婚,还要她赔偿。法官当着很多人的面直接就骂他了。后来我爸就撤诉了。

九派新闻:现在回过头,有没有什么机会能避免这场灾难发生?

陈昌雨:有。比如今年过年,如果我不让我母亲回去,那就不会发生这个事情。因为今年过年前,我母亲跑去曲靖打工,她本来不在家的。

我外婆年纪大了,叫子女回去过年。我说不要去了,给我爸看到就走不掉了,我妈说但是老人该孝顺还是得孝顺。

回去之后,我爸知道我们去了外婆家,大年三十的前一天,他带了一些人去外婆家喝酒,闹完了以后,哭着说要带我们回去。我妈后来还是回到父亲身边。

母亲还没下葬

九派新闻:你父亲什么情况?

陈昌雨:我爸也烧伤了,只是只是没我妈严重。我妈从住院到去世,生活都不能自理, 吃喝拉撒都是在床上躺着的。

我照顾我爸照顾了半个月,但是中途,他叫他兄弟,把手里的钱转走了。从我妈住院到去世,医药费他一分钱没出过,都是我在借钱负责这个事情。他没有把这份责任承担起来。

九派新闻:你去找过他吗?

陈昌雨:找过两次,一次他在我小叔家,我去的时候他连门都不让我进。第二次经过村委会的调解,他说他没钱,让我跟我小叔借,打个借条。听完我就走了。我想你们俩还是夫妻啊,你属于肇事方,事情是因你而起,你应该承担这个人啊。

九派新闻:接下来什么打算?

陈昌雨:现在我妈妈火化了,还没有下葬,因为欠殡仪馆的钱。一共花费一万七千多,我给了七千多,打了个欠条,还有一万多没给。等有钱了再把拿笔费用结清。

九派新闻:你工资多少?

陈昌雨:我在厂里效益也不怎么好,一个月三千多块钱。最近没怎么上班,都是请假,欠了一屁股债。

原标题:云南家暴纵火致死案嫌犯涉嫌故意杀人被批捕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