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资讯

理想生活:6个好友改造一栋楼 老了也想在一起

爱人在身边,朋友住隔壁,大家一起工作、一起生活,应该是很多人理想的生活状态吧。当理想照进现实的时候,你有没有一点动心呢~2012年秋天,米笑在广州番禺区找到了一个车间,车间所在的位置是建于上世纪50年代的巨型国营糖厂,几乎就是一座城镇。

米笑是个建筑师,也是个地地道道的广州人,她就想,能不能在这些废弃空间做些什么。

身边朋友大多是做创意行业的年轻人,也是大家口中的“斜杠青年”。他们有可能上午是个设计师,下午做创意料理,晚上还得当奶爸。

斜杠青年指的是一群不再满足“专一职业”的生活方式,而选择拥有多重职业和身份的多元生活的人群。这些人在自我介绍中会用斜杠来区分,例如,张三,记者/演员/摄影师,“斜杠”便成了他们的代名词。

仙女寝室覆灭记后续:当事人已写检讨 或将面临校级处分

米笑和5个好朋友就想,能不能大家都把工作室搬到一起,把这废弃车间,改造成一栋多功能的大楼,成为他们一起工作生活的“小村落”。

米笑把这个三层塔楼看作山,鼓动身边几个“斜杠青年”来分田地。他们都是梦想家,都希望自己的工作室有前庭后院,既可以工作又可以安居会友,而最重要的,是猫犬相闻常常往来。

米笑沿着两个盘旋上升的楼梯盖了大大小小6套房子,就像山路两旁的村落:有的用半封闭的缓坡联系楼层,穿行上下之间,柳暗花明;有的门窗是移动的画框,改变框中风景的同时也改变了使用空间;有的浴室在花树下沐浴夕阳……

女大学生花1500元想装城堡宿舍 不料装成KTV

整个车间有1500㎡左右,原本三层楼高,每层6米,最高处有9米。一般的建筑它会有一层表皮或者玻璃幕墙,把建筑里面所有发生的事情关在后面。但是这个房子它有点特别,外立面有点像一个博古架,具有透视性,把各个不同工作室的生活场景都给陈列出来了。

就像山水画《溪山行旅图》,我们能同时看到了几拨人,在不同山腰上发生什么故事,哪里有人下棋,哪里有人喝茶。无界社区的外立面也有点这个意思,像一个立轴一样。

而建筑的内部,最顶楼的房间属于一个三口之家,分为上下两层。下面是工作室。这家人平常以做手工皮具为主,他们还有一条可爱的金毛犬。

一个坡道上去就到了休息的房间。这个坡道也设计得很有意思,它体量很大,同时中间有一段非常黑。因为我们觉得要分割楼上楼下私密和公共的空间,就需要有个明显的界限。当客人来访走到中间时,很多人就会疑惑一下,其实知道好像不应该再往前走了。

这个房间的主人原型是个做设计的单身汉。房间不大,总共就35㎡,但是已经完全包括了极度私密的生活空间,和店面的空间,没有多余。

上面有卧室和浴缸,转身走六七个台阶下来就到了公共空间,一半是工作桌,一半可以陈列自己的设计品。

从外面看,它是从五楼街道悬空出来的,玻璃窗就能看到房间里面的展陈。

在广州有很多年轻人都喜欢陶艺,这边有个传统的石湾公仔特别出名,而米笑的朋友之一就是个陶艺大师。所以米笑希望为他设计一个集制作、陈列、运用为一体的房间。

他在前面制作陶罐,可以放到中间来展示,或者再在后面被运用为器皿。整个动线没有阻隔,贯穿始终。

为什么说“无界”?就是因为它打破了传统格局,为互联网时代中的年轻人,提供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每一套房间都不是独立的,楼上楼下的村民可以随时到“街上”交流,形成更大的共享空间。

它也反串了室内室外,比如你以为是室内一间房,楼顶却出现了老房子里头的天井,来到这里的人都会觉得脑洞大开。

蛇溜进宿舍被炖 高校:擅用电器已教育学生

除了街道,还有很多共享的空间。比如天台米笑不想浪费,决定做一个聚会的场所。大家可以在这里烧烤、晚上看电影开派对。

它的栏杆也做成了山峦起伏的样子,因为毕竟周围并不都是绝美的景致,他们希望把一部分规避掉,而凹下去的地方就可以把景色收进来。

对于整个村民们来讲,其实每个人都有一个巨大的朋友圈,我们也希望有的时候可以做一些共享的活动,所以预留了一个比较大的多功能厅,比如可以邀请朋友来做瑜伽教室。

这套房子一进门正对一个半透明的亭子,可开放成为客厅的扩展区,或者独立成茶室,拉上门晚上就是卧室。不大的客厅向四个方向扩展形成一人阅读、双人对弈、三人对饮、众人畅谈,可聚可散的格局。

山居盖好了,总觉得开门见山有点直白。正巧楼前有片旧墙,墙有豁口,何不增加一个入口、一个序曲?于是我加厚了它的墙体,中间留出空间,用一道新墙封闭围绕旧墙创造了琴、棋、茶、画的空间场景。当然,也可以烤串,放电影,“吹水”,自拍……

虽然因为种种原因,关于这栋房子的设想还仅仅是一场试验,但米笑相信,老友相聚,一起工作、生活的愿景,终会在某处实现。

你看,今天有人在这里做饭,明天有人在布展,这不仅是一个社区,也像一个永不落幕的剧场。

来源:一条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