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资讯

24岁大学生确诊艾滋当场大哭:怎么一次就中招

综合博客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别用生命去放纵! 24岁大学生确诊艾滋当场大哭: 怎么一次就中招>>

别用生命发生性关系。摧毁一个人,一次就够了。今年3月,24岁的大学毕业生浩浩(化名)被武汉市金银潭医院确诊为感染HIV病毒。一次性行为,给他带来莫大的懊悔。

去年12月,一个阴冷的冬日,那时的浩浩心情有点压抑。为了寻找安慰,他下载了一个交友软件,结识了一名男朋友。他没有抵挡住对方非常热情的约会邀请,忐忑赴约。“ 当时还有些顾虑,感觉这样不太好,但是

想尝试的念头战胜了理智。“ 浩浩与对方见了面,两人谈得有些投机,随之开房发生了性行为。

有了这一次同性性行为,浩浩心里有些复杂:一方面觉得,他觉得得到了好友的安慰,有点刺激;另一方面,他因接受学校的防艾宣传,心里总也觉得不放心。

两个月后,浩浩怀着不安的心情去金银潭医院做了 HIV 初筛检测,被查出感染了HIV病毒。

“ 怎么就一次就是中招了?!“ 浩浩当场大哭,他后悔莫及,他把自己的病情告诉了父母。

养育了二十多年的儿子,马上就要大学毕业奔前途,却突然被艾滋病击倒,可以想象,浩浩的父母是什么样的心情。

目前,浩浩正在金银潭医院接受治疗。

性观念是开放了,但性知识并没有跟上。

相比于浩浩,青岛姑娘叶子(化名)甚至更加无辜。她没有想到,传染给自己致命艾滋病毒,是她深爱并信任的男友。

2006年秋天,叶子大学毕业踏入社会。

有一天,她正在上班,突然接到青岛市中心血站的电话:“你的血液有些异常,建议去青岛市疾控中心检测。”

那一年叶子22岁,挂掉电话后,懵了好一会儿。

后来,她在疾控中心接到了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确诊感染艾滋病病毒。

“第一反应就是懵了,吓得连哭都不会了,就问了医生一句,我还能活多久?”

叶子觉得自己“肯定活不成了,或许晚上睡着了以后,第二天就不会醒过来了。”

18岁那年,叶子第一次献血作为成人仪式,之后一直坚持每半年献一次,2006年秋天的献血,成了人生中最后一次。

确诊后的一段时间里,叶子没有请假,照常上班。

那时候最怕晚上,经常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哭,无缘无故感染艾滋,又不敢跟任何人倾诉,十分崩溃。”

“甚至想到了自杀,连遗书都写好了,不过因为舍不得家人,最后放弃了。”

除了伤心无助,叶子思考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艾滋病会传染到自己身上?平日里没有结交过乱七八糟的朋友啊……思来想去,她想起了前男友。

叶子说,她上大二时交了一个男朋友,两人交往期间,男朋友曾出过国,可能是那段时间感染上的

“我查出来的时候,就给他打了电话,后来他去做了检测,确实是有。”

张晨(化名)今年33岁,原本生活和事业都一帆风顺,但几个月前,一纸HIV阳性的检测报告将他打入冰窖。

其实在检测之前,张晨的身体已经发出求救信号,只不过高烧不退、干咳和恶心一起涌来的时候,他误以为自己只是重感冒

“吃药打针几天下来,病情一直没有缓解,后来开始住院,这才查出来是艾滋病。”

如今回想起来,一切早有预兆,大约一年前开始,张晨经常感觉疲惫不堪,他总以为是工作太忙的缘故。

有次出差到外地的时候,曾经有过一次高危行为,事后也没想太多。”

“每天夜里都会做噩梦,醒来就忍不住开始哭。”至今,张晨都没有告诉家人,担心他们无法接受。

以上3个年轻艾滋病患者的经历,令人心痛。有时候,可能只是一次的放纵,就导致终身的悔恨。有时,将自己推入深渊的,可能是最信任的伴侣。。。。。。

在很多人观念里,艾滋病是一种“年轻病”,然而,在艾滋病患者中,老年患者(年龄 ≥50 岁)的比例正在逐年增加。

北京市一位 52 岁的李先生通过跳广场舞的方式结识性伴侣,在发现自己患有艾滋病之前,他已经与 50 多名女性发生过关系,其中有十几个已经查出艾滋病。

在排解性需求时,许多老年人认为,自己已经失去了使女性受孕的能力,或失去了怀孕的能力,无需避孕,就不使用避孕套。因此,无保护措施的高危性行为,在老年群体的发生比率极高。

洁身自爱、注意防护措施,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他人负责。希望这个世界上,少一些悔恨终生的人。

来源:武汉晚报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