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资讯

江西入室杀人案遇害者女儿:姐姐目击现场后崩溃

潇湘晨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日前,江西乐安县山砀镇山砀村发生一起重大刑事案件。死者系康芸(化名)的父母,她年仅7岁的外甥也身受重伤,目前在ICU接受治疗,仍未脱险。

警方一则悬赏通告显示,案发8月8日,山砀镇厚坊村村民曾春亮具有重大作案嫌疑,在逃,“我局对直接抓获嫌疑人或者为抓捕提供直接线索者奖励人民币伍万元。”

记者查询裁判文书网发现,曾春亮曾两次因盗窃罪坐牢,分别获刑十年和八年半,最近一次,还曾因能认罪悔罪,完成劳动任务获减刑有期徒刑7个月。刑期自2012年6月13日至2020年5月12日止。

媒体公开报证实,今年5月出狱后,

村委会工作人员曾张罗着给他找到一份工作,是在附近一个工业园区某厂子里打工,一个月工资三四千元,包吃包住。“但他认为工资少,不愿意干。”

从工业园区回来后,曾春亮去了其他城市,“他有(田)地,但他从来不务农。”曾春亮没有成家,房子因多年没维修倒塌。他父母已经都不在了,有两个哥哥,一个弟弟,兄弟们常在外务工。曾春亮从十几岁就出去打工,在家时间少,和村民接触也少。事发后,一直都有民警在村子里调查。

8月11日晚间,在接受潇湘晨报记者采访时,康芸表示,凶手此前和他们并无交集,也没有过节。不过上月22日,“母亲打扫三楼卧室的时候发现他躺在里面,后来曾春亮用螺丝刀刺伤哥哥便逃跑,走时还威胁不让报警。”

乐安县公安局方面表示,警方22日接到家属报警后,就已经立案调查,也开展了相关侦查工作。

自从发现家里住进了陌生人,康家人就陷入不安与后怕。

家人整理房屋时还发现曾春亮留下的作案工具,包括手电筒、螺丝刀……为此,他们多次向警方寻求保护。康芸称,“监控就是这个时候装的,我们还在想要不要养一条狗。”

然而,不幸的事情未能避免,8月8日早上,康芸家的摄像头拍摄到了歹徒持械入室的画面。康芸表示,当时只有父母和小外甥在家,第一个见到凶案现场的人是当天下午回到家的姐姐。

“姐姐那天整晚没有办法坐下来,整个人都在颤抖哭泣,任何人安慰都没有用。她在ICU门口来回走,她说她必须要跟爸爸妈妈、跟宝宝不停说话,整个人就是一个疯魔的状态。”

康芸称自己现在压力很大,连去洗手间,去厨房,都要家人陪同。“平时晚上9点广场还有人散步跳舞,最近大家天黑后都早早回到家里关好门,有朋友睡觉都要抱着一根木棍防身。”

谈到父母,她几度哽咽,称自己常年在深圳,案发前还和母亲聊天,说等今年母亲60大寿时,她要包一个大红包,只是现在这场寿宴再也不会到来。

“我无法想象我和善的父母会是这样一个结局。昨天哥哥上楼拿东西,看到妈妈的一个玉佩,是她去云南旅游时买的,哥哥突然就抓着玉佩一直哭。希望警方能早日将凶手抓拿归案,判处死刑。”

对话康芸

[1]为父母守灵

潇湘晨报:你现在在做什么?

康芸:在为父母守灵。我现在住在家里,所有的亲人都在这边。

潇湘晨报:你外甥情况怎么样了?

康芸:现在处于高危险期,接下来两周可能都要在ICU里面。他是被连续撞击,导致头颅骨有裂缝。

潇湘晨报:医生怎么说?

康芸:手术抢救了7个多小时,医生才把他的淤血给取出来,但这只是第一关。他的头颅骨拿掉了之后,被砸开的那一块有成人手掌那么大,接下来会面临颅内压升高、水肿,伴随着感染等风险,是个非常危险的时期。

潇湘晨报:案件进展到哪了?

康芸:目前我没有接到反馈,包括我自己主动跟进,他们说抓捕凶手是一个比较机密的过程,没有办法告知。其实我完全理解并支持他们,他们不需要告诉我做到哪一步或者涉及嫌疑犯的具体信息,告诉我一些大概的,比如凶手还在江西省范围之内,我们已有一个比较实质性的突破了,有这样一个跟进,对我而言是也是一种安慰。

潇湘晨报:现在是什么心态?

康芸:事发到现在几天了,还没有抓获,我们比较着急。现在只能祈祷快点抓获。

[2]家里多了个陌生人

潇湘晨报:曾春亮7月22号去过你家三楼,他怎么上去的?

康芸:我们是农村的,农村的房子都是独栋独栋的,我们家有前门和后门,我们的厨房还是分开的。平时家里人有人在,大门可能就不会关上。那天可能我妈在厨房的时候,他就溜上去了。

潇湘晨报:那间卧室空着吗?

康芸:我们家里有4层楼。3楼有我姐和我的房间,但我们长期在深圳这边,所以平时没人住。

潇湘晨报:那天都有谁在家?

康芸:22号那天我父亲比较早出去了,我外甥去县里读书了,就只剩我哥和我妈在家。

潇湘晨报:为什么去打扫三楼?

康芸:因为我姐说要回来,带我外甥过暑假嘛。然后我妈妈就说去三楼收拾一下,她一直记着这个事情。

潇湘晨报:然后呢?

康芸:我妈开门之后,他就在地上躺着休息,我妈惊叫起来,想关门赶紧走,但因为吓到了身体反应没那么快,他就直接跳起来抓着我妈的手,掐着她的脖子,用螺丝刀顶着她喉咙,说不准说话。然后我哥就上来了,他用螺丝刀把我哥刺伤后跑了。

潇湘晨报:哪来的螺丝刀?

康芸:他自己准备的。

潇湘晨报:他不是单纯的一个人进你家,还带了东西?

康芸:对。24号,我们再次在家里发现这些作案工具,已经不是之前那把螺丝刀了,之前那把警察来勘察现场的时候已经取走了,再次发现的时候我们整个人都发毛了。

[3]装了两个监控

潇湘晨报:他有可能偷偷在你家住了一段时间?

康芸:我并不能确定。

潇湘晨报:那天你们家里面有丢东西吗?

康芸:没有丢东西,所以我们什么都不能判断,不知道他是在等待作案时机,刚好就被我母亲撞到,还是说是其他什么情况。

潇湘晨报:他为什么选你家?

康芸:可能是我家比较大,房子看起来也是装修比较好的那种。

潇湘晨报:你家里装了监控?

康芸:是的,22号出了这个事之后,我家就装监控了。之前是没有监控的,因为我们整个小镇民风还是比较好的,没有出现过什么大事,顶多谁家桃子被偷了。

潇湘晨报:监控是装在哪个位置?

康芸:厨房跟房子的连接处有一个监控,前门也有一个。

潇湘晨报:再次发现他在家里留下东西后怎么做的?

康芸:警方把这件事作为非法入室去判定,我们不同意,为此哥哥还多次找警方沟通,因为觉得这件事性质比较恶劣、下手狠毒。

[4]晚饭后就尽早关门

潇湘晨报:发生这些事的时候你在家吗?

康芸:我在深圳那边,这些都是我哥告诉我的。

潇湘晨报:怎么确定他身份的?

康芸:我们去报案了,我们这里村与村之间的口音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能判断出他是哪里人,通过警方查询后就知道是他了。

潇湘晨报:你们之前认识他吗?

康芸:我们从来不知道这样一个人,他是另外一个很远地方的人。然后我家人的活动范围,就在本村,远点去赶集,我们跟他并没有任何交集。

潇湘晨报:你们之前去报警之后,查到他有案底,会更重视一些吗?

康芸:我们多次请求保护,觉得他这个人是很危险的,怕他报复。7月22号到8月8号之间,还有人看到他在山砀镇行走。

潇湘晨报:家里人有没有加强防范?

康芸:就22号那个事情之后,我们装了监控,然后关门也早一些,晚上吃完饭就尽早关门,以前的时候我们都是敞开着门的,我们还想着要养一条狗。

潇湘晨报:想过他会这么做吗?

康芸:在我们的认知里,即便对方是一个极端的人,也没想到他会以这样的方式来报复。我们觉得他可能顶多回来偷个东西。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样一个人,不停蹲点,不停看你家时间,然后伺机报复,小孩都不放过。我很不能理解,你要偷东西不是吗?你为什么要我家人命呢?

[5]姐姐目击现场后崩溃

潇湘晨报:8月8号怎么知道家里出事了?

康芸:我姐姐下午4点多回来发现的,她是第一个看到凶案现场的。她那天整个晚上没有办法坐下来,整个人都在颤抖哭泣,任何人安慰都没有用,她一直在ICU门口走,她说她必须要跟爸爸妈妈、跟宝宝不停说话,整个人就是一个疯魔的状态。

潇湘晨报:当天只有你爸妈和外甥在家?

康芸:对,我姐姐刚好有点事出去了。那天我嫂子回娘家帮忙去了,我哥哥被朋友叫出去了,他两个小孩在外公家玩。平时我哥哥嫂子,我爸爸妈妈,两个孩子都会在,一般是6个人。

潇湘晨报:那天早上没有邻居发现吗?

康芸:邻居都隔得比较远。我们白天也打过电话,没人接,但是想着可能在休息,或者没听到。

潇湘晨报:怎么知道是他下的手?

康芸:他那天把厨房那边的一个监控敲掉了。前门的监控能看到上楼的必经之路,我们拍到了他,正面拍到了,他还把这个监控给挪开了一点。我们当天报警后,警方调取监控之后就锁定了嫌疑人。

潇湘晨报:他的动机可能是什么?

康芸:我们猜测,第一是报复我们;第二因为他无父无母,无儿无女,然后也有一定可能性是报复社会。他是一个惯犯、累犯,他先前被判了10年,后面又被判了8年半。他行凶后,还把我们家的东西偷了,家里丢了一些手表、玉镯、手链。

[6]买最快的飞机赶回家

潇湘晨报:你是怎么知道家里出事的?

康芸:我姐姐打电话给我,说,爸爸妈妈被杀了,她的儿子不知道还有没有救了,“你快回家,我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我要挂了。”

潇湘晨报:你那个时候在做什么?

康芸:我和朋友在外面吃饭。我听完就有点懵,不敢相信。马上我表哥打电话过来,他在哭,吓到我了,我整个人就开始崩溃,整个人瘫坐到桌子底下。我朋友惊到了,就开始扶我,把我送回家。

潇湘晨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康芸:我是8月9号回到家的,我买了最快的飞机,去看我姐姐的小孩,在那里待了一晚,整夜没睡,又立刻搭车回老家这边。

潇湘晨报:你是怎么想到把事情发到网上?

康芸:我第一次发微博的时候,大家都还处于情绪非常激动的状态,没有办法完全冷静下来写一些东西,最后我让我哥在我身边,把整件事记下来。最近听不进别人说什么,总走神,直面这些,让我十分难受。

潇湘晨报:曾春亮是怎么到你们村上来的?

康芸:这个我不知道,但是我这边是交通要道,很多村子去赶集都要路过我这边,他可能从他们村过来,往一个什么地方去,路过我们村,就进来了。

潇湘晨报:你们去过他的村子问他的情况吗?

康芸:我们不敢。他是一个亡命之徒,我怕他突然出现威胁我们。我现在睡觉都不敢睡,所以别人多晚联系我我都在。我们很多人的状态都是这样,我哥哥我嫂子我其他的亲人都是处于一个这种崩溃又恐慌的状态。

潇湘晨报:现在担心吗?

康芸:我现在就连去洗手间,去厨房,我都要我家人陪同。我没无法想象我和善的父母会是这样一个结局。

[7]母亲是世界上最温柔的人

潇湘晨报:你们家是几子女?

康芸:三子女,哥哥姐姐还有我。

潇湘晨报:爸妈之前在工作吗?

康芸:我爸爸一直在工作的,在我们这儿做一些小工厂的活儿。

潇湘晨报:你父亲性格怎么样?

康芸:因为我爸爸是读过一点书的,所以他在我眼里很吃苦耐劳,能屈能伸,说做就做的人。比如他要做某件事情,他就会很努力,尽量去完成,比我们勤劳多了,又不怕吃苦。

我父亲大我30岁,但是他和我相处没有什么代沟,在我眼里父亲是一个风趣的人,我跟他讲一些笑话,他都能接住我的梗。比如说这件事情发生前,我说你60多岁的人了,要适当休息一下,我说等秋天冷一点的时候,我们去西安旅游,他就说忙完了肯定跟我去,还是老样子,你带着我,我带着钱。

潇湘晨报:母亲呢?

康芸:我母亲是一个全职太太,很柔软,很善良,很热情好客。我们7月份报案之后,有警察过来过来取证,她会说天气这么热来吃点瓜,但凡进我家一下,我妈妈一定是赶紧给你倒水,给你倒茶这种。然后她的小天地就是菜园子,每天早上都去看看,然后就是追剧,偶尔打打麻将,在我眼里她就是很传统和善,柔软到骨子里的女人。

去菜市场买菜,同样的菜,有卖5毛有卖6毛的,她会选择买6毛的,因为那个是老人的,老人家种菜不容易。她在我心里真的是世界上最温柔的人。

潇湘晨报:会觉得对不起父母吗?

康芸:我在深圳待了很多年,觉得一直对不起父母,哪怕父母生病了,让我有个心理准备,让我好好去尽孝,可是这样突然的事情发生了。我父母身体很健康的,我们只要公司做体检,我都要带他们一起做的。

潇湘晨报:你父母还年轻。

康芸:是的,我妈妈都没有过60岁的大寿。我之前还跟她开玩笑说你要60岁了,我要包一个很大的红包给你。

[8]希望抓到凶手判处死刑

潇湘晨报:曾春亮的家人跟你们接触过吗?

康芸:完全没有。我们只希望能判他死刑。

潇湘晨报:有媒体采访曾春亮他们村的村支书,说他出狱后给他介绍过工作,月薪三千,他嫌低没做。

康芸:我不知道这个事情,在我眼里3000多的工资放在我们村已是非常高了。这种人已懒惰成性,只想赚快钱。

潇湘晨报:听说对你们村上的人影响也比较大。

康芸:现在村里面的人吃完晚饭之后,比平常关门更早了。我们这儿有个大广场,经常本来是很多人会去跳舞,到晚上九点还有人去烧烤,现在基本没有了。

潇湘晨报:家人情绪好一些了吗?

康芸:昨天我哥上楼去,看到我妈妈的一个玉佩,是她去云南旅游的时候买的,哥哥突然就抓着玉佩一直哭,到了饭点,都要劝着才会去吃一点。

潇湘晨报:警方是有安排人来你们家这边吗?

康芸:有警方保护,现在派人24小时在我们家。

潇湘晨报:有压力吗?

康芸:有人劝我删掉网上的发文,凶手一天没抓到,我坚决不会撤的,我不怕。

潇湘晨报:你们现在的诉求是怎样的?

康芸:一定要抓到凶手,然后判处死刑。虐杀老人,还对小孩连续打击,这已不是丧心病狂可以形容。

来源:潇湘晨报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