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资讯

室友将丑照发到班群后女孩患上抑郁症 该赔吗?

新浪新闻综合

关注

小亦与小云(均为化名)是广州某中学高三学生,两人还是同一寝室的室友。2019年2月,小云用手机拍到小亦穿着校服躺在床上照镜子的照片,并将这张照片发到班级微信群。

小亦发现后,认为小云侵犯其隐私权,要求小云撤回,但因超过撤回时间,小云未能撤回。3月上旬,小亦因头晕到医院治疗,初步诊断为抑郁症。同日,小亦服用安定自杀,幸好被家人老师及时送院救治。

两天后,小亦到另一家医院治疗,病历载明:患者因为被同宿舍的同学在班级群发布她私人的照片,大受打击,称同学发布她“丑陋的照片”,很多人笑话她,从此自卑、消极。

小亦在当地就诊,诊断为抑郁症。随后两个月时间里,小亦又先后两次到医院住院治疗,出院诊断为重度抑郁发作。住院期间,小云曾发短信向小亦道歉。

在这期间,小亦的父亲曾向公安机关报案,称其女儿被同学欺负。经司法鉴定,小亦右前臂三处划伤是自己所为,损伤程度未达轻微伤。

由于双方的矛盾并未化解,小亦将小云诉至法院,要求赔偿医疗费、交通费、误工费、后续治疗费、营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9万余元,其中精神损害抚慰金6万元。

将室友丑照发到班级群,室友之后抑郁了,责任在谁?近日,广州中院公布了这起案件的审理结果↓↓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小亦病历,其在医院治疗时病历载明“既往史抑郁症病史”,对此可确认小亦有抑郁症病史。

两人在相处过程中,小云种种行为对小亦抑郁发作有刺激和触发作用,且小云并无及时向小亦道歉,小亦的心理压抑没有及时得到释放,小云对小亦的重度抑郁发作有一定的过错,应承担次要责任,小亦抑郁发作,自身身体状况原因较大,应自负主要责任。

一审法院判决:小云应赔偿小亦医疗费、交通费的30%,合计3540.1元;驳回小亦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后,小亦不服提起上诉。

广州中院法官黄嵩认为,该侵权纠纷主要是因小云偷拍小亦的照片并公开而引发。

小云作为成年人,用手机拍摄小亦穿着校服躺在床上照镜子的照片,并发到班级微信群,属拍摄、公开他人私密活动的行为,侵犯了小亦的隐私权。

综合相关病历资料,难以认定小亦有抑郁症病史,小云的偷拍行为与小亦抑郁症发作的损害事实之间确存在一定因果关系。

由于抑郁症的病因比较复杂,遗传因素、神经生化因素、环境因素、性格因素等对本病的发生均可能存在影响。

根据本案具体情况,考虑到小亦是在涉案事件发生后出现情绪低落而逐渐起病,该事件对发病具有一定诱发作用,再结合本案影响范围、当事人过错程度以及行为目的、方式、后果等因素考虑,酌定应由小云对小亦的损害后果承担50%的赔偿责任。

小亦请求的误工费、后续治疗费、营养费缺乏证据支持,根据计算,小云应赔偿小亦医疗费、交通费金额的50%,即8900.17元(含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元)。

小云在二审诉讼期间明确表示同意补偿10000元,此为其真实意愿,故判决:小云应向小亦支付补偿款10000元;驳回小亦的其他诉讼请求。

法官说法

法官表示,学生宿舍虽然是学生集体生活的区域,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每个学生的床铺位置又是自己相对的私密空间,并非公共场所,对该空间的支配,形成个人的隐私。

另外,在自己床上休息、换衣、照镜子等活动也具有私密性,若本人不愿将个人活动为他人所知晓,他人不应拍摄、录制、公开。

一方面,社会应关注青少年的道德价值观建设。正值青春期的学生由于心智不成熟,法律意识淡薄,处理问题时未能充分顾及他人感受,尊重他人权利。另一方面,父母要善于捕捉子女的情绪异常,及早发现问题,及时给予必要的关爱与帮助。希望家庭、学校、社会共同努力,共同关注青少年的健康成长。

来源:南方法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