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资讯

江西14岁少年杀害爷爷案:被游戏改变的人生

新浪新闻综合

关注

1月15日,江西安义县一个名为龙津的小镇发生了一起命案。令人唏嘘的是,仅仅是因为吃饭时玩游戏被抢走了手机,李琛14岁的儿子江江(化名)竟狠心将朝夕相处的爷爷杀害。

“孩子已经完全陷进了游戏的世界里,是我没有教育好。”作为江江的父亲,李琛异常自责。

他说,自己也曾尝试没收孩子的手机,但两人差点为此大打出手。他说,自己如今只希望父亲能早日入土为安。

被游戏改变的少年

在父母眼中,江江也曾是一个热爱学习、活泼开朗的孩子,然而一切的美好却在3年前发生了转变。

江江的母亲说,那一年孩子读初二,当时孩子找到他们说要买一部手机,理由是学校上网课需要用到。有了手机以后,他们发现孩子就像变了一个人。更多案件细节>>

他常常一个人躲到房间里玩游戏,甚至连性情都开始变得急躁、自闭。

为此,他们曾与孩子约法三章,玩游戏可以,但一定要在保证学业的前提下,适度的玩。但在诱惑面前,规矩渐渐被抛诸脑后,游戏成了孩子生活中最重要的东西。

夫妻俩想让孩子多去接触外面的世界,多与同龄人交流,但孩子就是赖在床上,不管是苦口婆心地劝说,还是生拉硬拽都无济于事。

“我们知道不能让孩子陷进去,也想过各种方法阻止。”李琛说,有一次他强行将手机没收,希望能够唤醒孩子,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孩子竟然作势要与他打架。

“最开始,我们和老师还能管一管,到后来学校也不要他了。”江江的母亲说,去年孩子辍学后,在家里整日躺在床上与游戏为伴,每天玩到转钟2、3点才肯睡觉,每天不吃早饭也不吃中饭,唯一一顿晚饭还要家里人好言好语求着,才勉强起床吃一口,爷孙俩的矛盾大都源自于此。

让李琛不能理解的是,不知从何时起,在孩子眼里,让他吃饭的人似乎成了“得罪”他的人。

“一开始是3、4遍,后来一连喊上7、8遍,他都呆在房间不理你。”李琛说,有时节假日他和妻子会从北京回到江西,但即便是他和妻子在家,孩子也没有丝毫收敛,好像吃口饭就耽误他打游戏了。他曾一度认为孩子“没救了”,考虑到老爷子已经是71岁的高龄,他曾告诉老爷子不要再为管孩子伤了身体。

然而,悲剧还是毫无征兆的发生了。李琛说,从北京赶回江西后,他一直没能和孩子见面,事发现场的情况,以及孩子当时的想法,他都不得而知。

之前,他听亲朋说起,他们家的事“全国都知道了”,但他从没有点开看网上的消息。“如果我在身边,肯定能震慑住这个孩子。”在他看来,孩子做了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归根结底还是做父母的没有教育好。

目前,他们首先想做的,就是尽快为老爷子办理后事,关于孩子应该承担的刑责问题,他认为有必要给孩子一些应有的惩罚。

辍学的学徒

一名知情人士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事发前江江就已经辍学,并曾经到一家手机店做过一段时间学徒。

手机店店主张萧(化名)证实了这一说法。“孩子看起来瘦瘦高高的,虽说爱玩游戏,还有一些叛逆,但绝不是一个坏孩子。”在张萧看来,如果不是惨剧就发生在眼前,他很难相信那个孩子会动手杀人。

张萧说,此前他曾在事发小区租住过一段时间,因此认识了江江的奶奶。

2020年9月,江江的奶奶找到张萧,说孩子辍学后,一直呆在家中无所事事,希望他能教孩子一门手艺。

张萧记得,孩子刚到店里时,几乎是零基础,动手能力比较差,他就让孩子坐在自己身边,以学习观察为主。

“头两天学得还比较认真,但后来就开始出现迟到早退的情况,有时候在岗位上也会看一些游戏视频。”张萧说,针对学习态度方面的问题,他曾经尝试和孩子谈话,但孩子只是默默的听他说,并不爱与人交流。大约坚持了一周的时间,孩子就再没有到过店里。

实际上,早在2年前,张萧就和江江有过短暂接触,那时候孩子的手机出了些问题,到他店里修。当时,由于修起来比较复杂,他曾建议孩子可以先回家,等几个小时后,再到店里取手机。但孩子却表现得很着急,说急需用手机,哪也不去就在店里等着手机修好。

江江家位于一处大型农贸市场旁边,由于地处闹市区,事发后这桩案件很快就传遍了小镇。

1月17日晚8时许,距离事发当晚已经整整过去2天,江江家的临街马路上,仍有一些市民驻足,讨论着当时的惨剧。

比起屋外的喧闹,江江家显得格外冷清。客厅的一张桌子上,摆放着老人的遗像,正对桌子的墙面上则挂着一张洋溢着幸福笑脸的全家福。

客厅里,李琛和几名亲友相对无言,李琛招呼极目新闻记者坐下,并拿出了几个橘子,轻声说道“来者是客”。

事发当晚,在北京打工的李琛和妻子,就连夜乘飞机赶回了江西。至今,夫妻二人仍未能与孩子见上一面,而老人的遗体也尚未火化。

李琛说,按照他们老家的习俗,父亲去世后应该在3天时间内入土为安,但警方告诉他们,目前仍需对父亲的遗体做法医鉴定,“遗体还放在殡仪馆里。”

在老爷子出事后,李琛的母亲也大受打击,前两天他们已经把母亲送回了乡下老家。

没人见过的“孩子”

至今,张莹(化名)仍忘不了记忆中那个和善的老人。

在同一个单元楼,做了超过20年的邻居,张莹和老人曾打过无数个照面。张莹说,每天一大早老人就会出门买菜,午饭后则雷打不动的,会骑上一辆老式电动车,载着老伴一起去外面打打小牌。

就在事发前两天,张莹和老人还有过一次短暂的交流。张莹记得,当天上午她出门买早餐时,正巧碰到老人买完菜回家,老人手里提着两条鱼和一些蔬菜。老人看见她后,眼角扬起笑意,主动打招呼提出“送你条鱼”。

“既要看管孙子,又要照顾年过九旬的母亲,真的可惜了。”另一名小区住户汪玲介绍,平日里老人确实爱玩牌,但最近一段时间,老人却很少出去娱乐消遣。有一次,她和老人聊天时才得知,原来老人最近将年过九旬的母亲接到了家中照料。

“不愿意相信老人已经真的离开,这几天我都睡不着觉。”张莹说,事发当晚她并不在家中,后来她从朋友那里得到消息,小区出了命案。当她火急火燎地赶回住处时,周边早已经站满了围观的市民,她看到警车和救护车的灯光不断闪烁,后来她才知道,出事的是几天前还说过要给她鱼吃的那名和善的老人,而凶手竟是老人的孙子。

同样住在小区的熊梦(化名),目睹了当晚嫌疑人被警方带走的一幕。

熊梦回忆,当天晚上先是一辆救护车开进了小区院子,一开始她还以为是有人突发疾病,但很快警车也赶到了小区,她意识到多半是出了事。

后来,她看到警方将嫌疑人带出了事发楼栋,孩子低着头沉默寡言,手上有明显的血迹。民警带着孩子一边向前走,一边还出声询问,但孩子始终一言不发。事发后,老人的遗体被送去了殡仪馆。

熊梦说,大家住在县城里,互相之间很少会有来往,但老人性格比较开朗,碰上谁都能聊上两句,因此她对死亡的老人并不陌生。但说起老人的孙子,熊梦直言“虽然同住在一个小区内,但她几乎从没有见到过”。

其他多位小区住户也有同样的感受,大家都称那个孩子似乎从不出门,老人也很少向外人提及自己的孙子。

悲剧背后

湖北好律律师事务所陈亮律师介绍,《刑法》中明确规定,已满16周岁的人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即为完全负刑事责任年龄。已满14周岁不满16周岁的人,对包括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者死亡在内的8种特别恶性的犯罪行为,也应负刑事责任,即为相对负刑事责任年龄。

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范先佐介绍,留守儿童问题,是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形成的一个长期存在的社会性问题。在中国城镇化进程中,出现了大规模人口流动的现象,一方面极大促进了经济发展,另一方面则导致本该在农村照料幼儿和老人的农村青壮年转移到了城市。

“将孩子一股脑丢给老人带,虽然无奈,但也是不负责任的行为,再难也别缺席孩子的成长。”范先佐认为,想要从根本上改善留守儿童现状,杜绝此类悲剧的发生,最重要的还是要让孩子回到父母身边,得到家庭的监管。而政府和社会要创造条件,允许在外打工的父母,能够把孩子带在身边。

来源:楚天都市报-看楚天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