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资讯

杭州杀妻嫌犯使用绞肉机美工刀分尸 :我爱她

新浪新闻综合

关注

2020年7月5日,在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三堡某小区发生一起女子失踪案件。

2020年7月23日,杭州警方通报确认失联18天的来女士已遇害,此前,家人曾悬赏10万元征集线索,家属希望来女士只是自己走丢的愿望彻底破灭,她已经永远无法回家。

有业主称物业人员清查来女士家所用水量显示,来女士失踪当天,他们家用去上吨的自来水,警方用吸污车清理化粪池,对化粪池内提取的物品进行取证。

5月14日9时,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许国利故意杀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一案,杭州市人民检察院派员出庭支持公诉。由于被告人许国利未委托辩护人,由法院通知杭州市法律援助中心为其指派的辩护律师到庭参加诉讼。

作案过程曝光>>

杭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许国利与被害人来某某系夫妻,二人因感情、经济等方面原因产生矛盾,许国利对来某某心生怨恨,陆续购买美工刀、切割机等,决意杀害来某某。2020年7月4日晚,许国利在其家中向来某某睡前饮用的牛奶内投入安眠药,待来某某饮用后昏睡之际,采用胶带纸封口、枕头捂压口鼻的方式致来某某死亡。之后许国利将被害人尸体搬至卫生间,使用事先准备的工具将尸体肢解,后分散抛弃。作案后,许国利编造虚假信息,谎称来某某失踪,逃避侦查。7月22日,公安机关筛查小区化粪池发现部分人体组织,于7月23日将许国利抓获归案。

被害人来某某的近亲属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被告人许国利赔偿各项经济损失合计271万余元。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组成七人合议庭审理该案,已于4月7日召开庭前会议。今天的庭审中,法庭充分保障了被告人许国利的各项诉讼权利,辩护人依法进行了辩护,并根据辩护人申请通知三名鉴定人员到庭作证,就鉴定意见作出说明。在法庭调查、法庭辩论期间,被告人许国利对指控其杀害来某某及分尸的基本事实无异议,但辩称工具并非为了作案特别准备,对附带民事诉讼表示愿意赔偿;辩护人提出认定许国利杀害来某某具体经过的证据链存在欠缺,不是有预谋犯罪,许国利的主观恶性小,请求法院对其从轻处罚,并申请对其进行精神病鉴定;公诉人认为当庭出示的证据足以证实对许国利的指控,无需做精神病鉴定,且许国利系有预谋犯罪,犯罪手段极其残忍,社会影响恶劣,罪行极其严重。被告人许国利在最后陈述阶段表示认罪、悔罪。

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被害人和被告人的亲属、群众代表、新闻媒体记者旁听了案件审理。12时47分,庭审结束。本案将择期宣判。

杭州杀妻案嫌犯儿子希望继承财产并申请抚养权

5月14日,杭州杀妻碎尸案一审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被害人来某利的大女儿作为原告出庭。被害人来女士亲属对@中国新闻周刊 表示,犯罪嫌疑人许国利的儿子提出继承被害人与嫌疑人的共同财产,男方家属希望获得小女儿抚养权。据了解,许国利与来某利均为再婚,二人育有一个12岁的小女儿,许国利与前妻有一个30岁的儿子,来某利与前夫有一个30岁的大女儿,目前小女儿由被害人大女儿抚养。

亲生女儿提交谅解书请求轻判,许国利哽咽致歉

庭审中,辩护方律师提到,许国利的小女儿曾向法院提交了一份谅解书,称希望法院在正式宣判前,能够充分考虑到小女儿的想法,能够对许国利从轻判决。

极目新闻记者注意到,在辩护方律师宣读许国利小女儿的身份信息,以及上述谅解书时,许国利再度哽咽,并用纸巾擦拭泪水。

在公诉方和辩护方进行了两轮辩论后,许国利做了最后陈述。许国利表达了对亲生女儿的歉意,他哽咽着说,“一提到女儿,我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女儿你是爸爸妈妈的宝贝,希望你快快长大,爸爸妈妈都爱你。”

极目新闻记者了解到,来某某的大女儿余某,和来某某与许国利婚生的小女儿许某怡,分别对许国利提请了民事诉讼,二人共计要求赔偿271万元。对此,许国利当庭表示,赔偿首先满足大女儿,他愿意满足大女儿的一切要求,而对小女儿提出的赔偿,他并不认可,并认为这并不是小女儿的想法,但具体如何赔偿,他愿意听从最后判决。

来源:钱江晚报、华商报、中国新闻周刊、极目新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