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资讯

高考后近视手术迎来高峰期 医生:非人人可做

新浪新闻综合

关注

随着高考结束和暑期到来,各大眼科医院、眼科门诊的近视手术量陡然增长,迎来了一年一度的高考后“摘镜潮”。数据显示,高考后各地爱尔眼科医院的近视手术量同比去年大幅增长,长沙爱尔眼科医院同比去年高考后3日,近视手术量平均增幅超过200%;重庆江北爱尔眼科医院同比去年高考后3日,近视手术量平均增幅超过300%。

中国医师协会眼科分会屈光手术学组副主委、国家卫生部发布的《准分子激光角膜屈光手术质量控制》行业标准起草人之一、爱尔眼科医院集团屈光手术学组学科带头人王铮教授发出提醒:近视手术并非人人可做,也并非随时可做。广大学生一定要到专业眼科医疗机构提前咨询预约,预留充足时间准备,不要因为视力受限,错过当兵、上军校或其他专业选择的机会。

考完去摘镜,助力实现职业梦想

18岁的小祥是大同市的一名高考生,6月8日在完成最后一门考试后,他来到了大同爱尔眼科医院进行近视手术的术前检查。小祥说:“很早之前就做了了解,报考警校是要求双眼视力达到4.8以上才行。”此次来做近视手术,就是为能顺利报考警校做准备。

经过20余项严密检查,小祥的双眼情况符合近视手术指征,根据他右眼600度、散光25度,左眼350度、散光75度以及角膜厚度等各项检查情况,医生为小祥“量眼定制”了全飞秒近视手术。6月10日,大同爱尔眼科医院院长赵雷为小祥实施近视手术,术后小祥的双眼视力达到1.2+,符合报考警校视力要求。

《中国眼健康白皮书》指出,当前我国儿童青少年近视总体发生率为53.6%。其中高中生发生率为81.0%,这意味着超过8成的高考毕业生会因近视报考受限。除了警校对视力有明确要求外,民航飞行员、空乘、指挥、装甲、测绘、雷达、水面舰艇、潜艇等专业均对视力有明确要求。国家《应征公民体格检查标准》明确规定,屈光不正(含近视、散光、远视),准分子激光手术后,视力达到相应标准,合格。国家体委、军委、教委等五部委联合下文,通过近视手术矫正视力后,可以参加各类考试和当兵。

小祥就是众多通过近视手术来实现自己职业梦想的学子之一。大同爱尔眼科医院院长赵雷提醒,广大考生一定要注意提前做准备,一方面是为近视手术预留充足的恢复时间,另一方面近视手术必须进行详细完整的术前检查,需要排除手术禁忌证,看是否适合近视手术、适合何种手术方式,这样才能真正为实现职业梦想助力。

近视手术并非人人可做>>

同样是高考毕业生,小林就没那么幸运。18岁的林同学准备报考军警,高考完第一件事就是去医院“摘镜”。6月10日,在武汉大学附属爱尔眼科医院检查后发现,林同学近视有500度,当医生问起林同学目前的眼镜佩戴多久时,近两年已更换了两幅眼镜的林同学告知医生是今年才验配的。

得知林同学眼部情况后,该院屈光专科主任张青松表示,一般来说,随着身体发育停止,成年人的近视度数也会趋于稳定,但林同学的近视度数却呈增长趋势,这样的话,术后很有可能又出现新的近视,手术效果难以长期维持。

张青松分析,在爱尔眼科,近视手术要求患者近视度数两年内相对稳定(每年变化在50度以内),否则不允许手术。林同学这种异常情况,除了暂缓近视手术外,还应做进一步眼科检查,查明近视度数快速增长的原因,及时采取针对性治疗,避免耽误病情。

张青松提醒:术前的全面检查和手术过程同等重要。近视手术并非随时可做。开展术前检查前,需提前做好“停镜”等系列准备。如软性球镜停戴1周以上,软性散光镜及硬镜停戴3周以上,角膜塑形镜停戴3个月以上。

张青松主任给符合手术指征的患者实施近视手术

更重要的是,近视手术也并非人人适合做,手术有着严格的禁忌证,包括屈光度数不稳定、圆锥角膜、青光眼、视网膜疾病、虹膜囊肿等,患有影响角膜伤口愈合的疾病如瘢痕体质、糖尿病、红斑狼疮等结缔组织疾病等,均不适合做近视手术。“我们必须通过严格、全面的术前检查,有手术禁忌或不具备手术条件者坚决不能实施近视手术。”张青松说。

年轻人对近视手术接受度高,老花眼也可矫正

《国人近视手术白皮书》(下简称《白皮书》)数据来源于2018-2020年3年间共计52万名患者的真实数据,数据表明国人对近视手术的认知仍低于欧美国家。2020年中国每1千人中只有0.5人接受了近视手术,而美国有1.7人,韩国则达到了2.9人。但作为唯一摘镜矫正手段,过去10年来,我国近视手术俨然成为现象级热潮。《白皮书》显示,2020年近视手术量同比2018年增长近75%,越来越多的人选择近视手术摘镜。

中国医师协会眼科分会屈光手术学组副主委王铮教授在分享《白皮书》时表示,从年龄与职业分布来看,20-24岁占比最高,超四成,也是各术式的主要人群,说明年轻人对于新技术的接受度更高。25-34岁上班族对近视手术也越来越“情有独钟”,2020年上班族近视手术量同比2018年增长58%。从细分年龄段来看,选择手术摘镜的男女比例又明显不同。在20-24岁学生人群中,男性比女性更热衷近视手术,而在25-34岁上班族中,男女比例则正好相反,女性比男性更“迷恋”近视手术。“在中国,做手术的平均年龄偏低,25岁左右,而美国是36岁。目前最小的是17岁,最大的是79岁,做的是白内障加屈光手术。” 作为国家卫生部发布的《准分子激光角膜屈光手术质量控制》行业标准起草人之一,同时也是爱尔眼科医院集团广东省区总院长王铮教授指出,其实并不是只有20、30岁的人才能做屈光手术,我们可以看到数据中40岁以上占3%,得了老花眼的人也能通过手术进行矫正,使眼睛重获青春。

“事实上,这个数据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临床现状。学生人群中,由于征兵入伍、公安招警、空军招飞等职业类需求,所以男性居多;而女性对颜值、生活品质等要求更高,故上班族中,女性选择近视手术意愿更强烈,”王铮解释道。

“量眼定制”成为趋势,医生自己也在做

《白皮书》显示,在选择激光类手术的患者中,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根据个人角膜的非球面特性进行角膜处理的个性化近视手术,2020年较2018年此类手术量增长53%。欧洲白内障与屈光手术协会(ESCRS)会员、广州爱尔眼科医院屈光手术中心主任熊露副主任医师对个性化近视手术进行了解释,“每个人角膜形态不一样的,大部分人处于规则和不规则的角膜之间,我们可以通过角膜定性度数检查,通过手术设计和虹膜定位,使他术后能看得比之前戴眼镜更好,我们叫精雕手术。”

很多人十分关心近视手术的安全性和术后效果问题,对此,唐仕波强调正确选择手术类型和术前检查的重要性,“术前测量好角膜和眼球的数据,根据数据进行手术”。“《白皮书》的数据显示屈光手术个性化的效果是好的,安全的,术后一天、一周到长期的视力都稳定保持在1.0以上。在手术选择上,不同人群、不同年龄、不同度数的选择是不一样的,在学生群体里,激光是多见的,特别是全飞秒,ICL不太适合低年龄段,所以学生选择的比较少,” 唐仕波分析道。

“全飞秒手术切口小,所以并发症也会小,角膜结构也会更加完整,所以如果有职业运动需求,可以考虑这个。如果不想切除角膜或者角膜形状不够好,还有ICL,通过小小的晶体植入,50度到1800度都可以做,” 熊露说,“也有很多人会问既然这么好为什么还是看到有医生戴眼镜,其实很多医生都做了手术摘镜了,只不过你不知道而已,比如我05年就做了,到现在十六年了视力还是保持很好。国际屈光手术医师协会调查数据显示,屈光医生接受手术的比例比普通民众高3倍以上。”

来源:封面新闻、南方都市报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