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资讯

林生斌大哥林生锋:家人受流言骚扰 盼权威结论

新浪新闻综合

关注

身陷争议中的林生斌一方发声。30日,林生斌的大哥林生锋告诉新京报记者,连日来,来自网络的指责和流言已影响其家庭成员的现实生活,此前已报警,正等待调查结论。

6月30日晚,林生斌在微博上发布一张女婴照片,宣布其再婚生女后引发质疑。7月1日中午,杭州“保姆纵火案”中遇难者朱小贞的哥哥朱庆丰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直到林生斌发微博才知道其生女的消息。朱庆丰表示,两家人至今还没能理清朱小贞的遗产,林生斌曾要求朱家二老上法庭解决。

7月30日晚间,朱小贞父母通过媒体发声称,曾听女儿朱小贞提起林生斌“出轨家暴”。林生斌的大哥林生锋对新京报记者否认这一说法。事件真相究竟如何?遗产是如何处理的?林生斌原家庭有何未曝光的相处细节?多方发声>>>>

林生锋表示,此前的网络流言让家人备受骚扰,目前林家方面已经报案,正在等待调查结果。

发微博“以为能得到祝福”

新京报:林生斌发布微博宣布自己再婚生女,当时是怎么想的?

林生锋:他以为能得到祝福。这几年,一家人失去了这么多,为了打官司他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他就想着说真心话,看能不能得到大家的祝福。再婚生女这个事情,朋友问起,我们也都如实说。谁知道现在谣言愈演愈烈。

我觉得他很可怜,有段时间他天天做噩梦,我陪他去医院住院,直到现在才慢慢能走出来了。公安对纵火案有调查也有定论,包括林生斌的经济往来、电话通话记录,都有据可查。

新京报:为什么会去派出所报案?

林生锋:网上有人说,林生斌的大孩子4岁了,这是个谣言,我们报案了。那个小孩是他朋友的,经常来试穿童装,林生斌搂着小孩合影,稍微有一点亲密。

网上有个帖子放了我大儿子的照片,说是“纵火保姆”莫焕晶的儿子,这让我小孩读书受到影响,很多同学打电话问他照片的事。还说我是黑社会,因为抢劫坐牢,我现在为了证明自己,在证明无犯罪记录。

现在我的家人,包括我的父母亲,都受到了严重的骚扰,老家的人天天打电话给我父母,他们将近一个月每天不敢出门,就怕邻居指指点点。

“我们也乐意接受真正的调查”

新京报:据你所知,林生斌是否曾“出轨家暴”?

林生锋:我觉得,他们夫妻这么多年,孩子都三个了。如果说他们夫妻曾经吵架,我觉得很正常,哪个夫妻不吵架?事情刚发生不久,有媒体采访朱小贞的哥哥,他哥哥还说“妹妹和妹夫平时感情很好,不存在小三之类的说法,有小吵小闹,但妹夫在外面绝没有其他女人。”

后来,林生斌找女朋友,生了个女儿,现在女儿两个多月了,也都跟朱小贞父母报备过了,也协商了,他们也同意了。

新京报:遗产是怎么处理的?

林生锋:赔偿的官司法院也判了,三四年前已经解决好了,字都签了,由于签了保密协议,我也不知道赔偿了多少钱。但是据我了解,除了还房贷,一大部分钱都给朱家父母了。赔偿数额没有网络上写的那么多,而且这么多年,包括丧葬费用什么的,也要花不少钱。

财产问题我建议林生斌理理清楚,有关部门可以介入调查,我们也乐意接受真正的调查。希望能调查清楚,到底是谣言还是事实。

新京报:现在你们有何打算?

林生锋:我们希望政府机关、公安部门进行调查,现在也只能等调查结果。

新京报:希望调查哪些方面?

林生锋:如果说林生斌是预谋杀人,我恳求法律制裁他,如果林生斌不是这样的,那些造谣的人我也希望他们得到处理。林生斌的账目也好,通话记录也好,这些东西稍微一调查就很清楚。

相关阅读

保姆纵火案受害者父母:女儿生前对保姆早有警觉

林生斌“再婚生女”风波跌宕一个月后,林生斌的岳父母朱恒仁、徐枚枝,首次对媒体发声,说女儿生前曾诉说丈夫有家暴和出轨。

今年6月,林、朱两家曾就朱小贞留下的财产如何划分进行会谈,最终没谈拢,不欢而散。朱恒仁、徐枚枝说,目前他们连女儿账户上的8万多元钱都没拿回来。

以下是《凤凰周刊》记者与朱小贞父母朱恒仁和徐枚枝的对话实录。

朱小贞被害一个月前

说丈夫外面有女人

记者:林生斌婚后来过庆元的吧?

朱恒仁:他来过几次,那时夫妻之间刚新婚,关系肯定好的。后面的话,他做的事情我们也不知道,社会上传的这些东西,我们也不知道。

记者:也没有证据,证实网上的那些说法。

朱恒仁:网上的话,各种都有,不过有些说法虚虚实实,有些也是事实。

记者:也有有点影子的东西?

朱恒仁:对。

记者:她妈妈说,女儿告诉她,2016年那时,就对她不好了。

朱恒仁:告诉她妈妈,也告诉过我,我都没跟别人说过。

记者:哪个时候跟你说的?

朱恒仁:就是2017年,她给人害死的前面一个月。

记者:她是怎么说的?

朱恒仁:她告诉过我,他外面有人,有女人。

记者:这样明确跟你说过的是吗?

朱恒仁:讲过的。

记者:她是出事之前和你说林生斌对她不好是吧?

朱恒仁:就是出事之前,对,这句话就是你放上去我也不怕,她实际就是这么说过的。

记者:她怎么会突然和你说这句话?

朱恒仁:没有,当然她很气人喏,她就是钱拿不回来。她家庭里面的事情也不会全部和我说,也就是顺便说几句。

记者:原话是这样说?

朱恒仁:对,这句话真的讲过。

事发前一年

女儿头上被林打了一个包

记者:那你也安慰她哦?

朱恒仁:对,我也安慰她。我说女儿,这个事情反正,你家庭过也过得过去。很多男人坏得很,我和她说,你怀疑他的话也不好,如果那个女的亲手给你抓到,老爸也帮帮你,如果没有抓到,反正你就是过得过去也就是了喏。

记者:这个都是原话?

朱恒仁:原话,这个我们不管到哪里,不会说假话,我父亲下来,三代下来都是老实人。我们都是老实人。他(林生斌)网上放出的那些说法,我们也知道,也不好回应他,不好回应。

记者:他一直说怎么对老婆好啊,都很好的话怎么就出轨了?

徐枚枝:有一次我女儿(被他)这里打一个包,很大很大。

记者:什么时候的事情呢?

徐枚枝:不是2016年就是2015年,打了个包。

记者:你女儿自己说是被他打的是吧?

徐枚枝:他打的,我去摸嘛,我女儿不让给我摸。

记者:哎呀,那时候三个小孩都有啦?

徐枚枝:有了有了。

记者:那虽然外面的人看起来很和谐,其实也没那么好。

朱恒仁:他也不顾家,顾家的话也不会发生这种事。

徐枚枝:那这网上面都说了,(保姆)趁林生斌不在家才放火。保姆说,林生斌根本不在家。

朱恒仁:不管家,他外面有女人,你说能管家吗?

原标题:保姆纵火案受害者朱小贞父母:女儿生前曾诉说林生斌有家暴和出轨,对保姆早有警觉

来源:观察者网

相关阅读

林生斌如何变成“镇魂索魄男” 一文盘点时间线

对林生斌的玄学猜想可休矣。

就在这两天,眼睁睁地看着林生斌再婚事件从一幕爱情伦理剧沦为怪力乱神的鬼片,一个纵火案受害者在一些人眼中,就这么一变负心男,再变“镇魂索魄男”。

四年前,杭州一小区内,一名保姆在家中纵火造成女主人朱小贞及其3名子女死亡。男主人林生斌当时依靠“深情无二”的人设,收获了网民的无限同情,以及一笔来自开发商数目不详的赔偿金。

6月30日23时13分,林生斌在社交媒体发文:已组织新家庭,婴儿诞生,取名暖暖,希望得到大家的祝福。

谁料舆论风向突变,质疑之声压倒了祝福声:靠卖惨和塑造深情人设卖货、消费网友善心、欺负前妻父母独占赔偿金、出轨……

坦白说,此时,舆论走向还是正常的。但就在这两天,一种让人始料不及的声音,以横扫一切的势头侵袭了该事件的舆论场。网传的“镇魂井、锁魂墓”到底从何而来?事件的背后还隐藏着那些真相?深挖>>

先是说,林生斌在杭州富阳永安山捐了一口井,井栏上刻着四个大字:“童臻一生”。“潼臻一生”既是林生斌的童装店名,也包含着他三个孩子的名字。

在一些“法力无边”的网友眼中,“童为什么没有三点水?是因为他的老婆孩子是烧死的,不给他们水,就镇住了”,“井盖上没有洞,根本就不是取水用的”,“这是八角井,八角井很邪的”,“莲花就是镇魂魄的”……就这样,众口铄金,这口井成了“镇魂井”,林生斌被打成了用巫蛊厌胜自己妻儿的人间恶魔了。

这还没完,“锁魂墓”又横空出世了。有网友直接贴出了朱小贞和三个孩子的墓地,并称之为“十字锁魂墓”,说在风水学上相当于打了一个结,意味着锁定墓中人的魂魄,不能出来作祟(复仇)。

刚看到“镇魂井”与“锁魂墓”的说辞,我一开始也就是一笑了之,完全没有当一回事。

但出乎意料的是,一两天过后,这种怪力乱神的说法居然大有横扫舆论场之势,连一些知识界朋友也言之凿凿地认为,此事“反常”背后必有内情。

尽管这两天也有不少科学向的“辟谣”文章出来,但在怪诞诡奇面前,一条条持论中正的正经说理反倒显得有些迂腐,在流量上无法抗衡“镇魂井”与“锁魂墓”。

但谣言始终只能是谣言,它们在硬核的调查与证据面前不堪一击。

就在这两天,新京报的记者实地探访了这口争议漩涡中的“井”,寺庙居士表示,这口水泵抽至庙内的机井,是由林生斌出资,庙里负责设计和建设的,井的样式及莲花图案均为寺方选择,目前一直在正常使用;至于井上刻字则是寺里通行的“规矩”,要刻上捐赠者的名字,“童”之所以没有三点水是因为刻的人失误所致。

这个信息足以反驳那些流于迷信与猜测的“镇魂井、锁魂墓”之说。

其实,即使是林生斌的激烈批评者,他们大概也清楚,对于“杭州保姆纵火案”早已有定论,林生斌再婚事件从法律上来讲,也没有任何问题,只能在道德上大肆批判,无法在舆论场上营造更持久更绵密的影响力。

那么,当“镇魂井“和“锁魂墓”横空出世,这部分林生斌的激烈批评者自然就如获至宝。对于这套玄幻阴谋论,或许有些人一开始就深信,或许从未相信但借机生事。重要的是,这套说法可以继后劲不足的“道德论”之后,虎虎生风地扛起批判林生斌的大旗。

喜不喜欢林生斌是个人自由,如何定义再婚与深情是个人自由,对婚姻的态度更是个人自由。在法律之外,舆论场中的道德批判可能也是无法规避的现实,倒也不必过于大惊小怪,作为准公众人物的林生斌,更是只能对此抱着求仁得仁的态度。

但是,在道德批判之外,现在又生发出一个怪力乱神的传谣新套路。很遗憾,这就不能宽容待之了。

或许有人说,就是因为现实世界中,我们无法找到将林生斌绳之以法的办法,所以只能诉诸玄幻世界。对于这样纯真的想法,我建议去了解一下何谓造谣传谣,以及要承担的相应法律责任。

这几天,舆论场中还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之前一批对林生斌批判严苛的写作者集体低调了,原因很可能是,他们虽然不喜欢林生斌,但更不想将自己的严肃批评与“镇魂井、锁魂墓”牵扯在一起。

毕竟,“保姆纵火案”一事法律界定已足够清楚,真的已经不宜再拿封建迷信与凭空猜测去围观此事了。

原标题:林生斌之兄林生锋:家人备受流言骚扰 希望有权威调查结论

来源:新京报

加载中...